第246章:关系破裂

    曲太太这场手术持续了六个小时。

    曲心瑶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手术室外面,对她来说,这是一场酷刑。

    但是也让她看清楚了(身shēn)边这些人的真面孔,其中最让她失望的就是曲明成了,这个时候他竟然在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里,把她们母女俩当成是什么了?

    其实他的主意打得很好,从说服她撺掇曲太太卖股份的时候就计划好了吧?

    这样算什么男人,利用自己的女儿算计自己的老婆,真让人看不起。

    想到卖股份,曲心瑶就想到了卖股份的钱,那钱还在曲明成手里,她跟曲太太一分钱都还没有得到。

    意识到(情qíng)况不对,曲心瑶马上站起来,对看护说,“你在这这里守着我妈妈,我出去一下!”

    她必须现在就去找曲明成把那个钱要回来,不然她和曲太太就真的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了。

    曲明成休想拿着她们的钱去跟别的女人逍遥快活,绝对不(允yǔn)许!

    让助理查到了何小莲现在的住处,曲心瑶连忙开车过去,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她不能(允yǔn)许这样的(情qíng)况发生,觉对不(允yǔn)许有!

    何小莲现在居住的是常城最贵的小区之一,户户独栋,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她可是记得当初曲太太做的很绝,那她们是怎么有钱住在这里的。

    离开曲明成之后,好像过的比以前更好了,这样的小区都能住的进来。

    既然不差钱,为什么又要来找曲明成!

    站在何小莲的家门前,曲心瑶毫不犹豫的敲响了门。

    来开门的是曲晴晴,跟之前比起来,她更美了,只是不知道,那张脸已经做过多少次手术了。

    “我爸呢?”曲心瑶看着曲晴晴。

    曲晴晴双手环(胸xiōng),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曲心瑶。

    以前见到曲心瑶,她都是跟在曲太太(身shēn)边一言不发,但即使是那样,她也还是骄傲的像一个公主。

    那时候,曲晴晴就在想,哪一天她也能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曲心瑶,那样的感觉一样很爽!

    时间果然是个神奇的东西,这才过去了多久,她就做到了。

    终于能够理解曲心瑶当时的心(情qíng)了,一言不发的看着对方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叽叽歪歪,自己就好像是看戏似的。

    “曲晴晴,你给我让开!”曲心瑶在曲晴晴的眼睛里看见了曾经自己看她的那种不屑,曲晴晴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用这样的眼神卡她!

    在她要进去的时候,曲晴晴的(身shēn)子移了一下,正好挡住了曲心瑶的路,“这是我家,我为什么要让你,你凭什么进?”

    这就是当主人的感觉,曲晴晴喜欢极了,住在这里这么久都没有感觉,但是她现在喜欢上这里了。

    曲心瑶在曲晴晴面前,没有一秒钟放下了自己的高傲跟自尊,她可以讨好冯制片,做什么都可以,但是她绝对不会在曲晴晴这个私生女面前低头!

    “曲明成,你给我出来!”看着带笑的曲晴晴,曲心瑶直接叫了曲明成的名字。

    曲明成从屋里出来,就看见她们俩僵持着。

    说到底,这两个都是他的女儿,各有各的优点跟缺点,“干什么呢在!”

    “你现在什么意思?”曲心瑶发问。

    但是这让曲明成的脸黑了一下,他刚在这里享受到了作为男人跟父亲应该有的骄傲,那股子劲儿还没有过,就被曲心瑶给打断了。

    “你什么意思!”曲明成语气不好,“你找到这里来就是来质问我的?”

    曲心瑶冷笑,“那你太看得起你自己的了,我没有这么多时间浪费在你(身shēn)上,卖掉股份的钱,现在拿出来,我和我妈的给我!”

    那里面一大部分的钱都是曲太太的,她持有的股份最多,曲明成的最少,但是他现在却把所有的钱都揣在自己的包里,这算是怎么回事?

    想独吞吗?

    曲明成没想到曲心瑶是来要钱的,他以为曲心瑶是来给曲太太打抱不平的。

    “现在哪有那么多钱拿给你!”揣在了曲明成口袋里的钱,他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给拿了出来。

    “你别以为我知道,卖了那么多钱,你现在跟我说没钱,逗我开心是吗?”要是不把钱给她,曲心瑶发誓,谁都不要想好过。

    曲氏集团的底蕴那么浑厚,就算是在卖股份之前被人剥掉了一层皮,那也不可能会少到哪里去。

    拿着那笔钱,从头开始都足够了。

    但是那些钱不是曲明成的,他没有资格拿着!

    “你为什么非要现在要钱,需要的时候来找我不就好了吗?”她们要是需要钱的话,曲明成是给的。

    可要他把那些钱吐出来,不可能!

    今天的阳光还算可以,温度也有二十三度左右,但是曲心瑶却觉得今天特别的冷。

    这份冷意是曲明成给她的,她没想到曲明成翻起脸来竟然什么都不认,曲太太现在在医院,需要那么多钱,难道每一次都来找到他伸手要吗?

    一次两次也许他态度好会拿,可是之后呢?

    再一次跟何小莲搅和在一起了,何小莲又会同意吗?

    曲明成真是当她傻呢?

    “不用那么麻烦,该给多少给多少吧!”

    顿了一下,曲心瑶说,“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现在你还没有离婚,你把钱全部拿着也没用,要是撕破脸了,大家都别想好过!”

    曲明成眯着眼睛看着曲心瑶,“你在威胁我?”

    曲心瑶点头,“好好配合的话,就不是威胁!”

    她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东西而已,不算是威胁,她必须为自己和曲太太找好退路。

    而所有的退路都需要用金钱来支撑,现在她的事业在低谷期,都指望着曲明成手里的那点钱呢!

    曲明成笑了笑,说道,“心瑶,爸爸了解你,你也了解爸爸,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果然曲心瑶担心的事(情qíng)发生了,曲明成翻脸不认人了,他更看重钱,不在乎她们。

    这让曲晴晴母女俩看尽了笑话,她们的处境完全对换了,曾经是曲明成为了金钱和地位舍弃了她们,但是现在,曲明成还是为了钱不管她们母女。

    曲心瑶冷冷的笑了笑,“曲明成,咱们走着瞧!”

    “等一下!”曲明成叫住曲心瑶,拿出一张卡给她,“这里面有一百万,你拿着吧!”

    一百万拿给曲心瑶,打发叫花子呢!

    但是苍蝇(肉ròu)再小都是(肉ròu),曲心瑶不能不要,但是她不会就这样白白的要了,她必须要给一个大大的回礼才可以!

    回到车子上,曲心瑶将那张卡扔在副驾驶,发动车子。

    曲明成他们都看着曲心瑶的车,但是没想到车子不是对着马路开走,而是直端端的朝他们开了过来。

    一点都没有加速,他们三人原本好好的站在门口,被去曲心瑶这么一吓,全部散开躲她,都摔在了地上。

    “砰!”

    车头和大门撞上的时候,那声音很大,安全气囊都冲出来了,大门瞬间摇摇(欲yù)坠。

    曲心瑶将车子开走,大门到了下来。

    “曲明成,我们法庭见!”曲心瑶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

    因为钱和曲明成的无(情qíng),他们的父女关系也到这里结束了,曲心瑶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属于她和曲太太的东西全部拿回来。

    ……

    蓝天带着白云和拳王吃饭,常九正在赶来的路上。

    桌子上有点尴尬,但是应该只有蓝天一个人这觉得,别的人可没有觉得哪里尴尬。

    白云目不转睛的看着拳王和他(身shēn)边的那个女人,问道,“爷爷,你(身shēn)体还没有好就找女朋友,你不怕伤(身shēn)体吗?”

    蓝天赶忙捂住他的嘴巴,伤(身shēn)体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是谁教他的!

    上一次打电话的尴尬还没有缓解过来呢,白云又这样问一句,不是摆明了要她下不了台吗?

    拳王哈哈大笑,“你快放开他!”

    白云这小子说话真逗,想不笑都不可能!

    “我(身shēn)体好啊,谁像你似的!”拳王喝了一口水,“你要跟我学习,你看看美女这么多,你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你说不是不是傻?”

    白云摇摇头,才不相信他说的话,感觉好多都是哄小孩子的,而且都是歪理!

    “爷爷,你一定不知道从一而终是什么意思!”白云瘪瘪嘴,决定不再看对面那些不适合小孩子看的画面。

    拳王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蛋,说道,“是的,我不知道。”

    “像我对我未来老婆就是从一而终,你可以学习一下。”白云说的煞有其事,惹得拳王(身shēn)边的女人都笑出声了。

    这个小孩子太会说话了,跟拳王说从一而终,那不就相当于跟花蝴蝶说,你别再采花了一个道理么?

    拳王都已经不想再取笑白云了,这么点大,能知道什么是喜欢,等他稍微长大点就知道选择其实有很多了。

    常九赶来的时候,气氛刚刚好,已经被白云缓解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点,路上有点堵车。”其实仔细听就能听出来,常九现在说话很不一样,他变得谦逊了。

    这当然仅限于在蓝天母子俩的面前,是她们改变了他。

    “九爷能给面子来吃个饭,让我们等等你应该的嘛!”这一段(日rì)子的相处下来,拳王已经跟他们变得很熟悉了,话随便说,玩笑随便开。

    常九看了他一眼,说道,“精力这么好,看来少一个器官跟没少一个器官区别不大!”

    父子俩说话都这么默契,拳王忍不住笑的更大声了,他说了一句话隐晦却又都听的懂的话,“只要不是少了个蛋,一般是不会有问题的!”

    蓝天再一次陷入了尴尬,虽然这个话题不是不能不说,但是拳王那么大的年纪,白云又那么小,还有两个女(性xìng),怎么都有些别扭。

    白云并没有听懂,可他是一个不懂就问的宝宝,“妈(咪mī),爷爷说的什么蛋?”

    这让蓝天怎么回答,张了张嘴也不知道怎么说。

    最后还是拳王和常九化解了这个尴尬,异口同声的说,“吃你的饭!”

重要声明:小说《天长地久:巨星娇妻归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