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威胁

    陶安安脑子一片混沌,(身shēn)上传来的酸软让她微微睁开了眼,房间里的光线格外刺眼,陶安安刚醒来,刚开始还不太习惯刺眼的光线,还拿手挡了挡。

    等她回过神来,便看到了安悦坐在她不远处,一双美眸正盯着她,面无表(情qíng)。

    陶安安全(身shēn)**着,感觉到了什么,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中药后的那些记忆一股脑全都涌进了陶安安的脑子里。

    陶安安拉起(床chuáng)边的被子,却摸得一手湿滑,她的手一摸上去,被子到处都是湿的,不知道沾上了什么莫名的液体。

    这屋子里浓烈的气味熏得她恶心极了,被子上沾染着的莫名的液体与她软得一塌糊涂的(身shēn)体,不用想便知道她经历过了什么。

    陶安安尖叫了起来,叫声凄厉。

    而导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静静地坐在那里,听见女人凄惨的尖叫声也不动容,面不改色的,食指微微贴近红唇,做了噤声的手势。

    安悦满意地看着陶安安的(身shēn)体变得僵硬,用着最温柔的声音,“不要那么激动,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这温柔的声音,在陶安安听起来却是如毒蝎一样邪恶的声调。

    安悦微微抬头看她,长发披散在肩上,一脸温柔笑容,眼神却是那么冰冷。

    酒店门前与男人纠缠的画面死命地往陶安安的脑子里钻,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尖叫一声。

    “是你,是你这个((贱jiàn)jiàn)人——我要去报警,让警察抓你,你这是(诱yòu)(奸jiān)!”

    安悦脸上的温柔笑柔收了回去,她起(身shēn),吓得陶安安猛地后退,看安悦的眼神如同看洪水猛兽一般。

    安悦没有走到陶安安(身shēn)边,她转(身shēn)从立着的摄像机里拿着录制了陶安安视频的CD卡,眯着眼,拿着那张卡在陶安安眼前晃了晃。

    “我亲(爱ài)的安安,你想知道这是什么吗?”

    陶安安被安悦吓得不轻,瞪大眼睛看着她。

    安悦轻笑一声,自顾自地说,“我想你肯定不知道,因为当时的你可享受着呢。”

    陶安安目光落到(床chuáng)前的摄像机,“你.....”

    陶安安看着安悦手中捏着的那个CD卡,因恐惧而睁大的双眼映着安悦笑得危险的那张脸,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陶安安猛地起(身shēn)想要去夺走那张卡。

    那张与她未来息息相关的CD卡。

    安悦向后一躲,陶安安没能抢到,反而一头撞在了隔板上,鲜血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哟,安安,居然还有力气,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鲜血滴在(床chuáng)单上,液体与鲜血混合,将洁白的(床chuáng)单弄得污秽不已。

    “安安,你不是说要去报警吗?去啊

    ?”

    陶安安愣了一下,幡然醒悟,如果她真出了这扇门,恐怕第二天她的尸体就会出现在某条不为人知的小巷子里,就算报警了又如何?

    在订婚典礼上林家对安悦的态度就足以证明,林家人还是偏心她的,若是安悦真的进了警察局,林家人也有能力将她捞出来。

    陶安安跪在(床chuáng)上,“安悦,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承认,是我迷了眼,得罪了你,我以后一定不会出现在你和林少爷的眼前。”

    陶安安给她求着饶,安悦慢慢走近,陶安安心中一喜,以为是安悦原谅她了,她的脸却突然被捏住。

    安悦掐着陶安安的脸,过长的指甲陷进陶安安脸上的(肉ròu),在脸上留下痕迹。疼得不行,陶安安一声也不敢吭。

    “陶安安,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还指着地上的我挑我以前的事(情qíng),现在,我让你也尝尝这种感觉,不好吗?”

    安悦猛地甩开陶安安,她摔在了(床chuáng)上。

    “穿好衣服自己走吧,这张卡里可是将你刚才的浪((荡dàng)dàng)模样都录了下来,要是你不听话,我就会将它发出去。”

    陶安安急忙点头,“我会好好听话的。”

    安悦心中舒爽一片,也没看陶安安,转(身shēn)就走。

    林家和安家联姻的头条挂在微博(热rè)搜上好几天都没下来,等到司老太太看到新闻的时候,已经距离订婚过去两天了。

    老太爷看到那些头条,急得拐杖在地上狠狠地敲了敲,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老太爷的助理在一旁为难不已,“老太爷,这是老夫人说不让给你看的,所以..”

    “她说不让就不让,你是她手下还是我手下?”

    助理低着头,嘴里还在嘀咕着,“这宅子里谁不知道老太爷惧内....”

    “你说什么?”老太爷的胡子都飞了起来。

    助理连忙低头,顿了顿,老太爷又问:“你说,我到底应不应该去看一下小悦那丫头。”

    “这...属下也不知道。”

    老太爷在书房里转来转去,犹豫再三,还是让人送他去了安家。

    老太爷的突然到来让安家的人始料不及特别是司美雪,高兴得几乎合不拢嘴,她亲昵地扶着司老太爷进门,心里还思忖着是不是司家让她回去了。

    等到司老太爷进了门,见到安悦,神(情qíng)才变得严肃。

    “小悦,你订婚了怎么也不告诉家里人?”

    安悦有些不屑,她本来就不喜欢这个订婚,也不乐意别人跟她提起,语气便不太好,“凭什么?又和你们无关。”

    “小悦,我是你亲爷爷。”

    “那又怎么了?说得你小时

    候养过我似的。”

    司美雪喊了安悦一下,及时止住了她脱口而出的话,老太爷脸色铁青,拐杖重重地敲着地板。

    “反正我告诉你,你就是不要嫁给林子阳,那人风流成(性xìng),风评在圈里是有名的坏,你嫁给他会吃亏的。”

    安悦冷笑了一声,转头就走,完全忽视(身shēn)后司老太爷的喊声。

    安悦来到楼上,拉开窗帘,对着楼下安家附近藏着的那个记者比了个手势。

    不久,司老太爷便走了出去。

    司老太爷离开后,偷拍的那男人对着安悦比了个手势,也离开了。

    安悦勾着唇,得来全不费功夫,她只要得到她想要的,便足够了。至于其他的,她通通不在乎。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元气娇妻,司先生哪里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百八十四章 威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