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 第(1/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静默片刻,宗主道,“晚些时候我让凌虚老祖给你瞧瞧。”

    樊春熙是百里道君的嫡系血脉,她若还在,尚能厚着脸皮占据着香雪峰,她身陨的话,必然保不住香雪峰的。这一点,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

    想明白这点,燕族长和丹阳真人极隐晦地对视了一眼,便迅速地分开。命不久矣就好,省得他们动手,谁知道百里道君这样的老怪物有没有给嫡脉后代留了什么保命的后手。不就是十年八年吗?他们等得起。

    “谢谢师叔,养元丹太过珍贵,于我的伤势而言,用处却不大,就别浪费在我身上了。”樊春熙笑着婉拒了。

    再怎么说,她也是他们青云宗弟子,她如果陨落,亦是他们青云宗的损失。再者,百里道君生死不知,若是有朝一日安然归来,亲生子和嫡脉孙女都夭折的话,青云宗若任由她搬出香雪峰,怕是不好交待。

    樊春熙能理解原主的想法,但她却不打算隐瞒,特别是在对方多次试探明显已经怀疑的情况下。她如今就如同一件布满了裂痕的瓷器,是经不住任何的摔打的。原著中,原主没活过三集,谁知道她究竟是死于金丹碎裂还是有别的猫腻?

    众人思及她前一阵子走了一趟怒雪山取九幽雪昙,隐约明白了几分,顿时看向她的眼神不无惋惜,金丹破裂至此,接下来的日子,活着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有一就有二,在白鹭峰峰主拿出养元丹之后,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得有所表示,正扒拉着家底呢,就听到樊春熙拒绝了养元丹。

    “宗主不必宽慰我了,至今还没听说过谁金丹裂成这样还能救回来的。如今我所求的,不过是能寻些天材地宝延续生机,静待我祖父归来罢了。”

    宗主以及诸位的反应俨然在她预料之中。

    樊春熙一直留意着他们,所以这一幕被她收入眼底。

    樊春熙不语。

    按原主的想法,她并不打算暴露自己的伤势,她担心暗算的敌人会趁人之危。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你——”宗主忍不住坐直了身体,“缘何受了这么重的伤?”

    宗主一语定乾坤,众人静默,没甚可反对的。

    “不必如此悲观,你的伤势未必没有办法。”

    养元丹是六品丹药,能滋养气海丹田,虽非百分百对症,对她的伤势多少都有点益处.这样的丹药,别说在东皇,在整个苍澜大陆都是极为难得的。

    众人闻言,暗算思忖,她这想法也没错。

    于是樊春熙回道,“可是宗主,我这次过来,一则表明我并不打算收徒,二则便是来请宗主收回香雪峰的。况且我这样,还如何能收徒呢?”

    “还是别了,师叔不是刚收了徒弟?留给小师弟吧。”樊春熙的目标是不死泉,不得不忍痛拒绝了这些送上门的宝物。在她没穿来前,原主为疗伤,将手里的资源用了个七七八八,资产严重缩水。她多想让荷包立即胀起来啊,但小不忍则乱大谋

    瞬间,无数道神识落在她身上,自然也看到了她那如蜘蛛网一般的金丹。

    “拿去吧,聊胜于无。”

    说到最后,樊春熙自嘲地笑笑。

    所以她决定,与其隐在暗处被人不死心地试探,倒不如将之摆在明面上。一则示弱,为自己争取时间:二则,对自己也是一种保护。因为如果瓷器坏了,任何嫌疑人都会被宗主等在场之人怀疑,都不会好过。恐怕此时此刻,燕家是最不希望她出事的那方了。

    “大侄女,师叔这里有枚养元丹,你拿去用吧!”白鹭峰的一位长辈从乾坤戒指中取出来一枚玉瓶.

    燕家能安分下来就对了,这也是她公布伤势的目的之一。她怕有些人忍不住犯蠢,相信此时此刻燕莱不傻的话,一定会约束族人,让他们安分下来的。这样一来,为自己争取到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间,她不想在自救的时候,还得应付某些蠢货。

    “至于搬出香雪峰一事——”宗主一甩衣袖,“不必再提。”

    对于她的伤势,宗主颇为意外,她的情况这样糟糕,他不明白那颗蛋怎么还要执意认她为主?甚至还不惜威胁他……

    凌虚老祖便是青云宗唯一的化神老祖。

    想到那颗蛋威胁他’如果他不让它跟它看中的主子走,它就要将藏书楼里的灵气吸干,让里面那些宝贝吸无可吸,失去供养‘的样子,宗主就有点想笑,但一看樊春熙的伤,就忍不住皱眉。

    第9章

    樊春熙闹这一出,丹阳真人和燕族长内心先是一喜,接着脸色都很难看。她这话,如果他俩到过后世,便会知道有一个词叫婊里婊气,倒显得他们小人似的。

    她可是见过和听过有不少英才折在蠢人犯蠢上,即使后来亲人爱人给报仇了又怎样,人死不能复生。所以说,女孩子身在江湖,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呀。发现危险,就要将之换来在萌芽之中。还有就是,她也需要利用这件事达到自己的某些目的。所以她迟疑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