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十三章 第(1/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樊春熙两手一摊,能有啥表示啊,原主上赶着的。

    不死泉不仅能延续生机,还能激发天萝藤的神性,她正发愁,激活后怎么解决它噬主的问题,想着最后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和它硬碰硬了。

    她正缺了个压制它的法宝,想不到刚磕睡就有人送枕头,这样一看她运气还是不错的,侧面来说,是不是代表了她命不该绝?

    这话说得隐晦,但态度已经出来了,意思就是如果凌虚老祖真有办法治她的伤,香雪峰也不是不能让出的。

    樊春熙受伤,轻易不动用灵力和神识,所以她只能手动一个个打开来看。

    或许她手中的这枚天萝藤种子是流落此间大陆的唯一一枚种子了,所以无人知道与它融合的过程,但据说十分凶险,失败的概率过半。

    后来百里道君发迹之后,给他和族里带回了功法。可惜他资质不好,修炼了这么些年,也吃了不少她祖父寻回来的天才地宝,也只到筑基后期,怎么都无法结丹。且因为年幼时吃过太多苦伤了根基,膝下也仅得一子一孙。所以说,樊春熙和他亲孙女没两样。

    家族式微说到底,一个家族要发展,最根本还是人才。

    樊族长没动,指着那些宝物,有些迟疑地说道,“这些够不够请凌虚老祖出手一次帮你瞧一瞧伤势?”

    樊春熙让樊氏的人参与进来,就是准备收取属于香雪峰的三成灵药,并且打算让族人将这三层灵药都带回去。

    “这——”听到她这番像是安排后事的话,樊族长的心情并不太好。

    看到暗金玄液,樊春熙一喜,她没想到樊氏家族里竟然珍藏有这等宝物,而她正好能用上。

    “这瓶暗金玄液我收下了,其余的您拿回去吧。”

    没错,樊氏现任族长樊远昌是她伯祖父,嫡亲的那种。她祖父百里道君没踏仙缘之前是家里的老小,她□□父□□母去得早,她祖父可以说是他这大哥当爹当妈一把拉扯大的,感情亲厚得很。

    天萝藤是上古凶植,算是亚神植,存量稀少。在此之前,天萝藤只存在于苍澜大陆修士听说过的上古传说中。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香雪峰大殿,樊春熙头疼,她伯祖父训她跟训孙子似的。她左右看了看,幸亏她机灵,将大殿上的人都挥退了,

    百年朱果、无相真水、千年石乳、暗金玄液……

    “剩下的,您拿回去吧。”樊春熙将视线从另外几样宝物上移开,想也知道,拿来这么多宝物,族长这个伯祖父必然是顶着很大的压力的。

    樊族长叹气,“如果他有办法,我们为此付出代价,是值得的。”

    樊春熙默默,凌虚老祖乃燕家燕泉的师祖,明知燕家想要香雪峰是替燕泉打算,他们还去求,那必须得做好心理某些准备。就如同职场潜规则,明知上司对你有意,你不接受的话,就不要从人家手里拿好处,脸皮厚的当然可以装作不知一直被动领受。但他们现在还不是被动接受,而是主动求助,又不一样,必须做好交易的准备。

    樊族长松了口气,能帮上忙就好。

    这也是麻痹敌人的手段,现在整个青云

    香雪峰种植了大片灵药,这些灵药到了采收期,三成归宗门,四成归照看的弟子,最后三层归香雪峰。

    “你这孩子主意太大了,受这么重的伤,竟然连家里也不知会一声……”樊族长这话是又急又气。

    樊春熙摇头,直接转移了话题,“伯祖父,这两日你从族里选些人手送来香雪峰采收灵药。”

    只是,这一小瓶暗金玄液其实只有三滴,够吗?不过不够也没办法,族里也没有了。这暗金玄液还是前些年族里的当铺运气极好的时候交易而来的,就三滴,多一滴都没有。

    说它是凶植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激活,它一定会尝试噬主。

    “不必了,这些对金丹乃至元婴修士都是稀罕之物,但对于化神老祖就未必了。”况且她不认为凌虚老祖能治好她金丹之伤。

    樊春熙以为天萝藤再是凶植,也是木属性,金克木,或许暗金玄液能克制它呢?

    说着他袖子一挥,桌面上顿时出现几只玉盒。

    樊远昌眼中的讶异一闪而逝,他这侄孙女人比较轴,他知道他说的这些,必不是她愿意听的。以为说那么多,她又要不吭声了。他也是一时气急,没忍住。她这反应,像是知道好赖了,他心里欣慰了点,但一想到她的伤,他的心又揪起来了。

    樊族长顿时脸都黑透了,“罢了罢了,你先来瞧瞧,这几味药,你可用得上?”

    “你因那邵训庭受了那么重的伤,他就没半点表示?”樊远昌忍不住问。

    第13章

    “伯祖父,说了那么多,口渴了吧?来,喝杯灵茶润润喉。”樊春熙殷勤地给他端茶倒水。

    其实她心里也忐忑,这是她根据五行相生相克学说所作出的推断,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但有备无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