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 第(2/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之前看原著的时候,因为原著是围绕男女主写的,她就觉得乱。

    樊春熙无语,还能这样搞?

    其他人即使没有顿悟,通过仔细思索她那番话,也若有所得。

    “在场的诸位,容我提醒你们可还记得自己修真者的身份,自己的初心?何为修真?修真即去伪存真。何为真?真即道,我辈修真便是修自己心中的道。只有坚持自己心中的道,心中认为是正确的理,方能追求长生。如果你们在强权之下,不能不敢坚持心中的想法,必不能走长远。当然,遇到强敌,你们沉默可以,却不能一直沉默,自欺欺人,让沉默蒙蔽了心中的坚持心中的道。不过,如果自始至终,你们都觉得他的做法没问题,那我无话可说。”

    现场一片沉默。

    “噗!”

    她对青云宗是有感情的,她忠心地希望宗门越来越好,而不会因为某些人的特殊造成乱象。

    “我觉得再合适不过了。这事他必须担起主要责任。”要她说,这事就该怪邵训庭,“宗主他们没来之前,在场中人以他修为最高,他的一言一行应该更谨慎才是,但他没有。”说白了,就是德不配位。

    宗主很高兴,没想到樊春熙的一番话让好几个弟子顿悟了,都是好苗子啊,哈哈。

    樊春熙这是侧面提醒宗主这事一个处理不好会带来的恶劣影响。同时也是教给他一个道理,在鸡蛋和高墙之间,无论高墙多么地正确有理,他身为宗主,必须永远站在鸡蛋那方。

    突破的气息传出后,他们的亲友们连忙在他周围布阵为其护法。

    樊春熙这场现场版的教学,有人直接悟了。

    “噗!”

    “我师兄悟了!”

    魏雪尘闻言若有所思。

    樊春熙最后的这番话直震心灵,有些人隐隐约约触摸到了道心的边角。

    “走了走了!

    “当然,如果您不相信,想和稀泥也是可以的,反正我是无所谓的,青云宗比我修为低的人占了八成,上面的人给我示范了这样一个榜样,怎么样我都不会吃亏。”

    或许是所处位子不同,在场的很多人并不明白樊春熙那番话的深意,却有人不满她只顾自己,“还说不是咄咄逼人呢?这些弟子尚且因不知名的原因昏迷不醒,当务之急应该是想办法将他们救醒,你现在却想着要追究责任,你觉得合适吗?紫宸道君纵然有不妥之处,你却更自私。”

是咄咄逼人。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宗门好。”

    他如此不通人情世故,平日里得罪人而不自知,总有一天得让他跌个大跟斗!

    闻言,宗主神色一凛,“自是不能这样的。无规矩不成方圆。”

    众人一看,原来是有人立地突破了。他们还注意到,最先突破的是几个练气期的小弟子。

    “快快,都让开一点,给他们护法!”

    魏雪尘扫了一眼,心里高兴。

    噗——

    众人羡慕地看着。

    这次突破的是一个向来唯唯诺诺的修士。

    他承认修仙界实力为尊,同时也承认紫宸道君乃我青云宗的实力代表之一,但一个人武力再高,也经不住车轮战的消耗吧?

    邵训庭是冷漠的,樊春熙说了那么多,他只觉得此人呱噪。

    “又有人突破了!”

    连续几道气息冲天而上。

    “我不知道你们在座的所有人是怎么想的,是认为他的做法是错的呢,还是你们都认为他刚才的做法是对的?但我始终觉得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我曾听说过一句话,大丈夫,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凡世间的大丈夫尚能如此,何况我辈仙真中人乎?”

    而栾月只觉得这几个弟子有点眼熟,似乎是他们香雪峰的弟子?

    噗——

    但樊春熙觉得,道德准则应刻于线外,不让人越雷池一步,而非指着某个人的良心。

    她不知道她那番话带给他们的震撼,低阶弟子尚未建立道心,而唯唯诺诺之人一直触摸不到道心,不得其门而入,她这番话就如同指路灯一样,让他们一下子就捅破了那层纸。

    但其实不是的,对一个家族一个宗门而言,延续和传承更重要。修为越高,越没有生育能力。

    邵训庭的做法,说实话,如果站在他个人的角度,他无比地确信自己只是查看魏雪尘进入魔龙窟的那部分记忆,其他的他不会故意去查看亦不会觊觎。

    修为更加低为,看似没有价值的低阶弟子,就像那鸡蛋,宗主应该站在他们那边,因为宗门的延续,靠的正是他们。

    魏雪尘垂下眼眸,他相信他师尊说的话,也明白她的用意,只是觉得她还是太心软了,如果他是她,这会肯定什么都不会说了,即使说话,也要推波助澜鼓励邵训庭这样的行为,坑不死他。

    像邵训庭乃至她,身为高阶修士,看似对宗门来说更重要,因为成千上万的修士,也不一定能堆出一个金丹,更何况一个元婴了?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