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搞毛计划(上) 第(1/2)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fnmdp我就不该信你那个不靠谱的爹的消息!”

    窗外倒是她的熟人,偏偏头果不其然看到下面当垫脚石的另外几个朋友。

    「出--来--」男人对她摆着口型,指了指离她直线距离不超过十米的教室后门。

    这事的起因还是上个月秦仄在收到了一份她妈的同事朋友寄过来的礼物,祝贺她的作品得了个什么奖,是个玉镯子,最奇特的地方是这镯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结构,外侧两个孔,触发后可用于打开再合起来,于是就喊了这几个人来家里面研究,最后不光没搞明白还被王钓中不小心摔了。虽然这镯子她看不出什么门道,她妈的朋友也不太熟,但总觉得这么摔了有点难过。吓得王钓中当时就自告奋勇说帮着问问还有没有一样的。

    “1964年的时候,这件藏品曾经送到东京展览,这样一件伟大的藏品是值得我们反复品味反复观摩....”

    左侧的窗子被敲了几下,伸过头看到了窗外的一个人头。

    “blyat!这是活的人吗?”站在最后面拿着工兵铲的洋人退后了一步举起了手中的手电。

    “就你上次看的那个最后一个没了的镯子,那人渣说有戏。”王钓中挤了挤眼睛,拿出了一张打印纸,上面模模糊糊的印了一张黑白照片。

    “所以我进了你寝室看了你课表。”右侧穿运动服装的短发女生举手,又指了指宿舍楼的方向。

    “这是个镯子?”齐欣谷伸头看了看这张纸,“你不说我以为

    坐在阶梯教室最后一排靠窗角落的女性低头看了看自己电量不足的iphone4S感到烦躁。

    「接着。」女人面无表情的拿起了自己的帆布包从窗户的缝隙丢出去砸在外面的人身上砸倒了一整个人梯。

    “你来真的?!”伴随着两声尖叫和一句怪话,一个看似浑身是血的人形玩意从金属中摇晃着爬了起来。

    “砰砰”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一条狭长的石质走廊,两侧贴着墙的位置整齐地镶嵌着十多个石质矩形容器,正中间的地上是一个裂成三部分的金属盒子。奇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与此同时还有一只干瘪的覆盖着暗红色液体的人手伸出来。

    台上抹了十层发蜡的中年讲师仍在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的PPT早就不知道按到哪一页去了,但他本人对此毫无察觉。

    “你么么的你终于来了,我都不知道你今天什么课在哪上。”

    “什么事快说,我手机没电了要回去充...呸。”不知从哪吹来一阵风,秦仄说到一半被猝不及防的糊了一嘴头发。

    “然后我搜了你们两个教学楼的课表才找到你这个课。”旁边寸头的男生摊了摊手,“最后这货还让我当梯子。”

    秦仄轻车熟路的示意老师自己要出去一下,拿上手机走出了教室后门。

    “你来印度的你打了个打印纸?”花大花一把抢过那张便宜打印纸,换了几个角度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你这打印机铁没墨,你这图还整个黑白的,你是生怕姐头打不死你噢。”

    这诡异的声音突然响起。

    三人盯着这张纸看了能有十秒,谁都没说话并且面色诡异。

    一号教学楼靠近操场,旁边是各类球场和几个供学生乘凉的亭子,花大花抱着罪魁祸首帆布袋蹲在长椅上,另外两个人靠在旁边的护栏上。

    「你搞什么。」女人厌恶的对窗外摆口型,拿起自己的手机指了指。「爷没电了。」

    男人姓王名钓中,是秦仄高中同学的朋友,认识的契机纯属巧合,据称有个和富婆跑了的爹但目前仍然在天天给他打钱试图拉他偏离阵线,并且一直在强调自己有一米八这么高。短发壮实的女性叫齐欣谷,又是花大花介绍过来的朋友,虽然比王钓中矮了一头但力气不小,曾经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小心拉倒了学校一整块栅栏门,虽然最后用自己无辜的表演让其他人都信了是门的质量问题。

    女人叫秦仄,目前是大二学生,今天难得的没有翘掉发蜡佬的课,但是偏偏出门前手机没有充满电。家里是一般生意人,家境就还不错,个人爱好是收集好看的东西,这点常被朋友拿来bb。

    一周之前华南摸鱼大学

    “那我寻思这也不像个病毒啊?”

    “等等,等等,不吵架!”

    “你管他像不像这不打不行了!谁开的这玩意??”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blyat你觉得像吗?!”最开始喊话的小个子男人光速把背上的包扔在地上,紧盯着那一团还在动的东西。

    窗外挤眉弄眼搞怪搭人梯的那位兄弟叫花大花,是秦仄的小学同学。名字据说是他妈生他的时候懒得想随便登记的。按照秦仄的说法,此人是个睿智皮皮虾,说四句话至少有三句有“你打我啊”的意思。在此基础上还是个爱财如命但是又见色忘义的混球,已经基本被秦女士诊断为脑壳穿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