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章:搞毛计划(中) 第(1/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虽然我也这么觉得,但是我四处打听了一下好像没人想去也没人愿意和我们一起去?”

    “我就说这怎么来了个毛子?”秦仄看清来人之后眉毛皱的更深了,不耐烦的对毛子摆了摆手打招呼,“你知道我们去干什么吗?”

    “打架,波波沙!”洋人看了看秦仄,立刻十分骄傲的指了指自己,“毛子打架好。”

    “和我老家差不多了噢。”齐欣谷看了看周围,指着都只剩一一两层的建筑,“我那边再往山里走就没有水泥路了。”

    “真奇怪嘿,人呢?”他看上去也非常疑惑,在四周寻找什么人,秦仄顺着他的目光扫了一圈也没看到什么“看上去有用”的人。接机的工作单位,导游,黑车司机,无非就是这些人。

    “乌拉乌拉。你好你好。”王钓中和齐欣谷象征性的回了他几句,两人面色诡异的对视了一眼,最后统一用审问的眼神看向了花大花。

    “什么?他?他配吗?他不配。”在听到一个非常不想听的字眼后王钓中迅速来了一通自问自答加讽刺,仿佛在讨论什么不可回收垃圾。

    几人走出小店到了出县城的水泥路边。

    几人下车后找了间小旅馆,把多余的行李都扔在了房间里,再集合的时候都换好了衣服。

    “达瓦里西,你终于到!”来人说话母语夹杂着不太流利的中文就迎了上来。

    这人是阿列克谢,后面还有好几个词比如某某某司机某某某围棋某某某拉夫,所以一般都不会去念他的全名,所以一般也就被简称为毛子,一开始是工作签证来这边,但因为总理解错别人的话导致难以进行工作,倒是偶然遇到了俄语水平相当于毛子小学生的花大花,谈了谈发现都是达瓦里西感到非常感动。

    “就我们四个?”秦仄有些疑惑的打量周围,并没有看到什么接应的人员,“你没跟你爸说要几个人当苦力?”

    离近了看这人是个洋人,亚麻色短发压在鸭舌帽下脸上还有雀斑,穿了个阿迪外套配了个nike的裤子,露出的两边手臂和脖子上都有整片的纹身,整个一社会毛。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王钓中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大花消失的方向,领悟了人生得意须尽欢的其他含义。他现在手里拿着秦姑奶奶的包,拖着自己和姑奶奶的另一个大行李箱。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才有一个戴鸭舌帽的高大男人匆匆赶来。

    路边的现代化城市越来越少,在开始的高楼林立到中段的时候就只有一些地皮便宜的加工厂和农业大棚了,到最后车开到了一个小的县城。

    “你这感觉准备打真人cs了。”王钓中点头同意。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阿列克谢身上,他不知从哪搞了一套毛子制式迷彩,看起来就像个准备进行俄式救援的KGB。

    “那个字念钓!!!然后我是王!钓!中!”

    “fnmdp,你在说屁池。”秦仄忍无可忍的踢了对方的小腿一脚成功收获一声

    一下飞机花大花就丢掉行李箱冲入了人群,看着像下雨了忘收衣服,留下王某人被姐头指示搬运行李,若不是齐欣谷已经拿了两个大行李箱背了一个背包,可能剩下的东西还要自己来拿。

    “我觉得秦王绕柱应该走的也不是水泥路。”王钓中对着脚下的马路分析,“你们觉得呢?”

    最后几人花了半个钟时间坐上了长途大巴前往广元方向,一路上除了王生和花生一直在互相甩锅之外并无大碍。

    “我跟他说有架可以打,他就来了。”花大花被两人盯得发毛,立刻开始一边打手语一边解释。

    “你干什么,克格勃openthedoor?”花大花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又观察了半□□服的细节。

    “要不回去吧。”似乎毛子说话捋不直舌头的口音让秦仄彻底厌倦了这个听起来就鬼扯的计划,她扭头看了看罪魁祸首大花。她完全想不通带个洋人来有什么好处,何况还是简体字都没认全的那种。

    两人在前面争论着,齐欣谷拉着两个行李箱慢吞吞跟在他们后面走,到了出口才看到四处东张西望的花大花。

    在这个问题上王钓中先生一直拒绝做任何让步,可能是因为实在没有哪个爹可以和富婆跑了还天天想着给他打钱骗他过去住但是自己的人渣式说话又直接能气死个人。

    “你搞一个别人舔过的残羹剩饭,别人又不是傻子。”秦仄白了他一眼,“你这残羹剩饭一定轴对称的理论我觉有待考量。”

    “行,我们知道了。”齐欣谷适时地阻止了王先生接下来几十万字的长篇大论,“但我还是觉得不行,我们几个绝对不行的那种不行。”

    成都双流机场

    “他就是个人渣!”王钓中痛心疾首。

    “别,我觉得我们现在就缺个脑子好的兄弟,就差那么一雕雕…”花大花立刻拦住了准备扭头回去买票的秦仄,“你看我们可以抓提出计划的王钩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