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搞毛计划(下) 第(1/4)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得令~”还没等王钓中反驳,他旁边的人已经猴子一样轻松地窜上了树,几下就隐没在树冠的影子里。

    “那这

    “这玩意蛮像你之前做研究的那个记号,刻在头盖骨上的那个。”她把手拿下来低头闻了闻,也闻不出除了树的其他味道,看来只是刻痕没有涂料。

    “啊,那个是吊人,中世纪非正统的异端宗教场所的玩意。”花大花回忆了一下,“那玩意北欧才有,一般都是什么北日耳曼人之类的才搞。”

    “还有多久啊我走不动了——”

    “真奇怪嘿?”头顶的树上传来花大花的声音,“这是有人刻字?”

    一个由几条直线组成的图样,最下方有个四条弧线切出来的圆,上面那几条线相互交叉倒像拼在一起的两个灯笼骨。

    又是整整一个半钟过去了,眼前的景象仍没有什么变化,在秦女士的再三要求下找了一个坡旁边的树下稍作休整。

    “那倒是,那我们去看看有没有剩的东西证明这东西曾经存在过?”

    “达瓦里西,有什么发现?”花大花越过排在第二位的齐欣谷到了毛子旁边,对方停下,似乎非常疑惑的看了看四周,“没有了。”

    “整挺好苞米哈。”王钓中,看了看离他最近的一颗玉米,“这几亩地得产多少斤?”同时响起的还有毛子的鼓掌声。

    “谁问你玉米啊?!”秦仄几乎气到昏厥,让一个几年都没远足的人走这么远最后就为了一块破地,“这参照物没了接下来怎么找?”

    熟练地把人拉到树上,齐欣谷看到了花大花说的那个东西,倒不是刻在石头上或者对面的山上,而是就在他站额这个枝干旁边的主干上。

    “那合着我们前面是洋人先遣军?”树下的王钓中坐不住了也想上来看看,被秦仄一下子拽了下来。

    “Davay。”阿列克谢转了个方向前进,示意其他人跟上。

    “像个【米】,但是你问我我觉得这不是神道教儒教文化的东西。”花大花摊手,“有点像洋人苦修主张或者有关自害或者沉默的那种。”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右侧的山峰走向确实和地图的对上了,接下来只要找到几个地标作参照就没什么问题。

    “啊?”齐欣谷立刻怕了拍身上土站起来,随手把背包靠在旁边的树上,“你拉我上去看看。”

    地形逐渐平坦了一些,两边的山也稍微分开,树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密集了。

    “啊?这不可能走错,前面的山啊树啊可是都对上了!”队尾王钓中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激动,“那一个破房子说不准就给拆了呢?”

    “什么没有了?”走在最后的的王钓中一面探出头,一面还要防止前面的秦大姐头踩到什么石头绊倒。

    “大概是可以向北走了。”花大花从树上跳下来,指了一个方向,“如果按照图示,那应该是这个方向。”

    “如果地是翻过的那就看不出来了。”齐欣谷蹲下抓了一把土,碾碎了凑过去闻了闻,“只能说肥沃度还不错?”

    “嘿,你么么的谁搁这种地了真奇怪嘿?”花大花小跑过去却发现眼前是一大片玉米田,气的几乎想立即化身偷菜贼山上野猪把这片地掀了。

    “现在左。”阿列克谢指了指左手边丢掉方向,他们已经走到了那个矮小丘陵附近,“没错误。”

    看着很近,但可能走了又有半个钟,这大晴天的就更难过了。最后终于走到猜测是临时房屋附近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已经被彻底改了用处。

    几人又排成一列开始在山林中前进。

    齐欣谷的手指从那个刻痕上面按过,新鲜的,里面的部分还没有很严重的变色,最多一周。

    “Dacha。”阿列克谢拿出打印纸指了指中间那个简笔画房子,“没有。”

    “你上去不怕树塌。”秦仄白了他一眼,“三个人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一只熊冲过来对你还不是“乌拉伏特加波波沙达瓦里希”而是“嗷嗷嗷嗷嗷”是多恐怖的一件事了。”齐欣谷坐在旁边抓了一把土闻了闻,“不行,P都闻不出。”

    “蠓科的,不是蚊子但是真D咬人噢。”花大花耸耸肩,“需要我去眺望一下?”

    “我觉得看不到,毕竟花大瞎子不是白叫的。”王钓中看了看头顶又看了看旁边休息的秦仄,“我还是建议上山看。”

    “快去,没东西就准备走了。”秦仄坐在一个半米宽的树干上,喝了半瓶水还觉得热,“感觉王钓中就是在胡扯。”

    一行人走了半个钟也没看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就纯原始的没开发的山林,好在也没撞到什么大型动物。

    “不是说登高望远,我们为什么不怕山上看看去?”王钓中挥手拍死了一只落在自己脸上的么么蚊,“妈耶啥玩意?!”

    “也不是不行。”齐欣谷贴着边缘跳下来站在两人旁边,“就怕我们跟过去已经全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