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下降后的世界 第(1/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四格拼图?九宫格?”花大花凑过去研究,两手按在裱框周围摸索了半天,最后在框架下方摸到了什么东西。

    “剩下两个呢?”听到这几个字花大花已经完全没有翻译的心思了,要说这几位的专长,反而是看得懂的不理解含义,理解含义有能翻译的看不懂原句,整个一杂烩团伙。

    “季收天下之兵,立诸侯之后。降城即以侯其将,得赂即以分其士,与天下同其利,豪英贤才皆乐为之用......长安政乱公日角龙颜,此天命之所归然也。”

    “......小篆?”秦仄的脸色怪异了起来,“他们也好文艺复兴?西汉发烧友?”

    在几人把四幅画都清理干净后秦仄开始分辨剩下三个框上的字。

    阿列克谢打开了强光手电,倒是没有摔坏,这房间不大一下就给照亮了,所有东西都能看清轮廓了。

    “古代人不应该很讲宗教礼仪吗?”秦仄发出了不同声音。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无为而无不为?后面还有......”秦仄眯着眼睛看那些手指甲大小的刻痕,“......然天命所归?这是在讲什么?”

    “壬子,起高庙,建社稷于雒阳,立郊兆于城南,始正火德,色尚赤......灵庆既启,人谋咸赞。明明庙谟,赳赳雄断。于赫有命,系隆我汉???”秦仄磕磕绊绊的读完这些难以理解的句子,又抬头观察这些壁画试图通过图文理解来明白这些句子,最后只能气愤的跺脚,“这写的都什么玩意!?”

    秦仄掉下来之后有几秒钟感觉半边身子全麻,等了有十几秒才恢复了知觉,这一下对她来说太为难她了,仰躺着深呼吸几次之后才把身体撑起来,旁边的阿列克谢搭了把手把她从地上拽起来。

    “道家思想啊,随便理解一下就好了,我建议你把剩下的三个框都看一下,”花大花绕过了蹲着的几个人摸了摸另一侧玉石框架同样的位置,“应该四个都有几句话......”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咳咳咳咳。”翻过来咳了半天,王钓中抬头接着自己小手电的光看了看周围,同样质地的墙壁,看上去是一个接近于正方形的房间,四面的墙上都镶着土块一样的东西,还用玉石作为框架裱了起来,“这是什么,拜土教?”

    “诶呦姑奶奶您就说写了啥吧,”王钓中哭笑不得的看着秦仄,“别段子别段子。”

    “那皇上肯定是长得帅比较重要?”王钓中说出他的提议,毕竟众所周知王抠门是个颜控。

    三人又各自讲了半天道理,花大花在旁边每个砖又小心的敲了一遍,耸耸肩走回来,“目前只能确定有四个可以当开关按,但是

    “你要是个皇上你希望别人觉得你哪部分做得最好?”极其小心的敲过了每块石砖,花大花一屁股坐在了房间正中央,“四个选项的选择题,生平伟绩,宗教祭祀,面容和武器或者说武力。四面墙都可以选,但后面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没尖刺啊?”花大花把压在身上的齐欣谷掀起来,拍拍灰从王钓中身上站了起来又踢了踢躺着的人,“起来了,不太高。”

    “我和大花选傻芭!”齐欣谷伸手指了指那个只有一把剑的壁画。

    “断蛇,剑也,窃者,当诛......???”右侧的刻痕只有一列,短短几个字。秦仄顺着这列刻痕抬头去看那壁画,画了一个人从宫殿里离开,整个人是涂黑的,乍一看就是从一个大型壁画上截取的一部分。很明显这里的四个壁画都是从别的地方挖下来再粘合在这里的,甚至可能出自不同地方。

    “有关键词了。”花大花和齐欣谷对视了一眼,眼中充满了疑惑,“真就按照历史原文?”

    秦仄和王钓中走过去蹲在那个框架的下面,王某人自觉地拿出小手电帮着打光。

    “人家那是拜火教......”秦仄叹了口气,开始和毛子一起观察这个小房间,没有明显的门结构,上面掉下来的那块翻版已经恢复原样了,估计也上不去,“现在是不是改找个开关开门了。”

    “有字,刻上去的。”他甩了甩右手,示意其他人凑过去。

    “建议让钩偏去找,保证再按到一个什么喷火或者一键升仙。”齐欣谷已经开始扣第二面墙上的土了,之前玉框里的土脱落之后露出了下面的壁画,和上层见到的东汉壁画一样都是黑色的线条或多或少加一些白色黄色红色的涂料。

    “————!”重物落地的声音,几人摔得七荤八素,压在最下面的是罪魁祸首王钓中,然后是花大花和齐欣谷,毛子抱着包在偏右的地方滚了下去,秦仄则刚好砸在他身上,五个人硬是摔成了两堆。

    “宗教带发明家王钩偏。”齐欣谷撇了撇嘴,又开始上手去扣那玉石框里面的土。

    壁画与文字对应的分别是一个建好的寺庙,一个可能是被称为“允冠百王”的光武帝的画像,而字最少的的裱框内画的是一把白描的黑色长剑,上面用红色涂料画了七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