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谁也不是的人 第(1/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你有心情还泡兄弟?!”齐欣谷也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她两个手扳住王钓中的头让他看看门上面夹着的还在挣扎的粽子。

    “你来RPG我们这小房间全得玩儿完。”

    “那...那您有何高见啊?”花大花扯了半天,发现这东西是人家古人设计好用来捆东西的,根本解不开。只能斗胆问问这位不知哪来的“大仙”。

    齐欣谷对秦仄打了个手势,两人同时反方向扭了圆盘。

    “你有什么毛病?!你家这地方刷屠夫?”秦仄刚打完一个,这又一个开始脑子进水了?

    齐欣谷也凑过去,两边扯了扯其中一截铁链,给毛子一个眼神,“有电锯吗?”

    “欸,”秦仄和齐欣谷走过去,分别拽着这人的脚把他拖走了,“你起来看一眼你撞了个啥。”

    “打你死蠢!笨!撒子!死扑街仔!”离那血尸大概半米,花大花已经异常嚣张的开始拿工兵铲狂拍粽子的头。

    “诶,那这位兄台请问这群人是你手下吗?”王钓中缓过劲来又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他早就发现了地上的这群人的制服裤子和这人身上的的一同款。

    “中,中,您说是就是......”花大花在被秦拳打中前就地打个滚凑到那前面,试探性的晃了晃其中一条链子,“结实!”

    “....啐。”那个被困住的人脸色更臭了,他扫了一圈周围,最后把目光定在了被门夹住的那个血尸身上。活动了一下脖子,对着那个方向努努下巴,“那玩意可以。”

    “我错了我路过!”还没等秦仄等人反应过来,花大花以光速下跪连着重重的磕了个头,“大哥扰你清静你不要在意啊——”

    “人???”阿列克谢的脸上写着难以置信,好在他没有突然失去理智开始乌拉。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Vampira?哪呢?”齐欣谷立刻抬头看吊顶。

    “把这东西解开。”那挂在粗铁链子上的人像是不耐烦了,恶狠狠的开始威胁,“爬起来,现在。”

    “如果我们真就困在这了,”秦仄指了指地板,又指了指门,“我们就只能这么干。”,然后狠狠指了指那个目中无人的家伙,“即使我现在非常非常——生气。”

    收到了其余人的同意,齐欣谷和秦仄悄悄摸到门两侧的开关附近,毛子把手电放在地上打光,自己和王钓中蹲在了墙角准备屏息凝神,花大花拿起了阿列克谢包旁边的工兵铲掂量了一下,然后对被夹着的血尸笑得毛骨悚然。

    “不是。”王某确实被白了一眼,那人也懒得与他费口舌,索性就呆在那闭上眼睛等几人帮他把粽子叫过来开锁。

    也不管有没有人同意,就已经自顾自的下令了,这目中无人的态度气得秦女士非常想上去趁他病要他命给他来一套秦拳。

    花大花几个箭步就绕到了

    “Vampira!!!!”继花大花狗叫,看清楚那玩意的阿列克谢也怪叫起来。

    “————”石头摩擦的声音再次响起,花大花扔了工兵铲撒腿就跑,看这速度应该没什么玩意追得上。那血尸被打的气急败坏,能活动的一瞬间也不管别的了嚎叫着就冲过去追。

    “......打吗?”花大花扭头询问齐欣谷和阿列克谢,得到了前者的点头和后者的疯狂摇头。

    “......RPG!”阿列克谢作势就要开始翻包,又被秦仄喝止了。

    “那老办法?”花大花直起身子活动活动腿,“嗯?”

    “啊这。”花大花摆出一张见鬼了的表情,“这骗松鼠帮你开核桃我听说过,这还能骗粽子帮着开锁??”

    “哇——”花大花看见那人脸上的血和他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又看了一圈周围那些死相惨烈的尸体,又咚咚咚磕了三个头,“屠夫哥对不起,我真D是路过——”

    仔细一看可不是什么漂浮在空中的人脸,那是个真的人,眼睛还能跟着转的那种活人。这人不知是中了什么陷阱之类的,吊顶上垂下来是几条粗铁链把他吊了起来,四肢都缠住了固定在那,倒是像个杂技失败演员。看着不矮,外套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里面的衣服倒是还好,能看出男人上半身发达的肌肉,那两条绑着的胳膊倒也能看出肱二头肌三角肌也都不错。

    “给老子死。”被绑着的人出声了,那张本就愤怒又凶神恶煞的脸上还糊着不知道是谁的血。倒也不是没见过骂人,但他说这句话怎么就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呢?

    “敢问这位猛男有没有对象——!!”王钓中突然从阿列克谢后面窜出来,然后被秦仄一胳膊肘怼到肚子上接了一个秦拳打成自闭。

    “啊嗷嗷嗷嗷嗷——!!”

    “......?”花大花打着哆嗦抬起头,“你别搞我啊,粽子可以鬼不行——”

    链子上的人倒也没管那么多,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发现完全不行,“先把最右边这条给它啃,然后是右边数第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