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寻路 第(1/4)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哪个味道正常一点?”秦仄带有询问的看向齐欣谷,自从上次她看到阿列克谢生黄瓜番茄蘸盐配伏特加之后她就不相信俄罗斯人的味觉了。

    “秃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齐欣谷一边捶地一边重复了一遍那个词,要说是秃子也没那么夸张,但是王抠门之前为了省钱并且自称是在“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拒绝了他爸的红包,从自己的饭钱里拿了五块钱去校门口许老头儿开的店里剃了个头,就是现在这个效果,说是省钱,不知道的以为军训被抓了仪容仪表剃头;知道的都说他突然被甩心灰意冷准备剃度出家。

    “行了,别在那搞事情。”秦仄走过去拧着王钓中的耳朵把他抓回来,完全无视对方的惨叫,“毛子,好了没?”

    “行,有种,是个大爷。”她默默地把果酱放下,开始开自己那包饼干,“主食十分钟差不多能好,水拿出来吧。”

    “————!”王钓中愣在那,像个被雷劈了的雕像。背景配的是齐欣谷和花大花怪叫笑场的哈哈哈哈声。

    “这是盐。”花大花晃了晃包装,又贱兮兮的把东西递了回来。



    一直坐着看的那位大爷把脸擦了,但是湿巾太小就只擦了一部分,现在看着像个突然跳出来的丛林野战队。他倒没在意什么,手撑着挪了半边身体伸手直接把身边一个加热了一小会就放地上的罐头拿了起来。

    “那兄台你擦擦脸,你这一脸血的,我怕鬼。”王钓中不知道从哪窜出来,拿了刚刚秦仄扔回去的那小包湿巾递给了男人。脸上表情可疑,简直是把「让我康康!」几个字写在了脸上。

    阿列克谢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

    “............”秦仄看了一眼,伸手把那东西要回来捏了一下,手感确实不太对,又扔回袋子里开始翻其他的,最后找出一个圆的看着像小吸管形状的袋子给他。

    男人侧身接过了湿巾看了他一眼就转了回去,冷不防回了他一句,“我不是同性恋,更不喜欢秃子。”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尊敬的秦T人女士你为什么给我一包湿巾?”花大花接过东西,看了看手上小袋子上的俄文,向秦仄投来诧异的眼光。

    阿列克谢·难以置信的哆啦A梦·格里戈里耶维奇·P.变魔术似的从包里拿出了一大瓶水,每人分着喝了一些,剩下的全给了那位坐着等饭的大爷。

    “......全对?”齐欣谷小心的撬开了主食罐头的一边铁盖子,番茄汤底的味道直接飘出来,红色的粘稠的汤,里面看的到丸子和洋葱。斯拉夫常见风味,可能亚洲人吃会觉得酸或者说咸,但能量摄入一定是够的。

    “完蛋。两个纯西伯利亚佬。”齐欣谷开了手上的罐头递给旁边仍然颓废状啃饼干的王钓中,“来点肝酱冷静一下。”

    “......WapukZeazeohu?”大爷拿着看了一圈,最后读出了上面印的俄文。

    “你们没兴趣猜猜是什么菜?”

    点了燃料块放在简易折叠炉上,再把主食罐头撬开一半放上去加热,阿列克谢轻车熟路的拆了外包装开始按流程加热食物。秦仄在旁边从袋子里拿出饼干每人分了一包,又随便每人扔了一袋里面拆出来的果酱状物品。

    “柿子,土豆,肉。”王钓中魂不守舍的坐在那涂饼干,看着像受了什么天大的打击。

    “你不能刚被甩又剃了个头就看到个人都上去问你知道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花大花整个人笑翻了,另一边齐欣谷满脸写着“哦太好笑了”在那捶地。

    “Da.”不远处的阿列克谢看过来,对他点了点头,开了另一个没加热的冷罐头。

    几人凑到一起开始分配食物,毛子拿了个铁架子把主食从便携炉上挪到地上,两大盒主食,三个小一点的肉食罐头,还有三个扁的罐头。那三个肉食罐头放在建议炉上用燃料块烫了近一分钟就被阿列克谢徒手拿下来放在了地上。

    “哦,那边那位先生你要不要果酱。”她晃了晃手上的东西,对方看了一眼嗤笑一声好像没什么兴趣。

    “有花生,一Ya....阿噗....有Arikos?”阿列克谢一边思考一边缓慢的试图和她解释。

    “那花生吧,毛子果酱酸。”齐欣谷拿过王钓中的那一包看了一眼,“你那个就是花生,偏钩这个是苹果。”

    “他是说标配有一包花生酱一包苹果酱一包杏酱。”齐欣谷捡起了秦仄丢过来的东西,看了下包装又捏了捏,“我这个好像是杏子。”

    贴地侧耳听了听,有风声,再看地上风干了的暗色液体,至少确定目前这里不是个密闭空间,阿列克谢再三确认后拆出了防风火柴。

    “——你!——”在秦仄发火前一只手伸过来制止了她,“这字母都是倒着写的谁看得懂啊?”

    “....是无情铁手。”齐欣谷评价,那位大爷也看了毛子的手露出了审视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