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老子是老子 第(1/4)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男人皱起眉头在裤子口袋里摸了半天,最后在右小腿的一个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带着干了的泥的小卡片递给他。

    “——你们这有热水?”

    男人倒是毫不客气拎着衣服就进了浴室,碰的一下关上了门。

    “嗯。”男人好像根本没听,“老子现在身上除了刀P都没有,你们不负责出吗?”

    “不是,你有手有脚的你自己不能去搞吗?”秦仄有点生气了,这么不要脸的人她好几年没见过了。

    “你自己问的问题。”

    “那行了。”花大花抹了一把上面的土,把卡片递给了老人,老人看了上面的土块摇了摇头开始把上面的字抄在记事本上。

    “去问问毛子,他是我们所有人里最高的了,其他的你不能自己买吗?”

    “那现在我们有充足的时间讨论你的颜色问题。”花大花仍然脸色不好,但还是一屁股坐在了床边指向那一团花花绿绿。

    “这安全吗?”花大花皱着眉询问,男人看着心情还不错,拍了拍身上刚刚楼梯间里蹭到的灰,

    “你在说屁池我根本就没有黑色的!”王钓中愤怒的将衣物一字排开让他好好看清楚。

    “尊敬的王钓中先生我想询问一下你为什么来这边挖东西行李里却装了十条不同颜色的子弹头胖次。”

    “可是我这里有薄荷绿深绿草绿棕绿和——”

    他的话都没说完就被一阵强烈敲门声打断,他只能尴尬的表示暂停一下走过去开门。

    “王巴嵪这名字谁给你想的?”

    “假证,没手机,没现金。”大爷最后根本懒得和她讲明白,叫了阿列克谢叽里咕噜说了几句俄文就一起上楼了。

    “这丢了得赔多少钱啊?”王钓中在后面悄悄问旁边的人,左边的齐欣谷没理他,右边的秦仄给了他一秦拳,“把你卖了都赔不起别问了。”

    “和那群人一起办的,雇主发的。”男人像讨论别人一样对此毫不在意,“倒是我什么时候能上去换身衣服?”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大爷倒是也不在意,问老板楼梯间位置之后就说借放一下就扔那了。

    “你这假证办的也太假了。”秦仄和他隔了一个大花的距离,但这并不妨碍她看上面的字——

    其他人面面相觑,最后也都上楼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那就黑色。”

    楼上的双标间,花大花就谁先用浴室和王钓中达成了协议,但在王钓中拿换洗衣物时却突然选择困难症发作而停住。

    “...........”

    拉开门,门外站的人比他高了快一个头,正是那位大爷。他胳膊上搭着毛子的一个外套和一个战术长裤,头发还滴着水,

    “......那就绿色。”

    日落前众人一副野外被熊追了十几公里的样子回到了最初的那条水泥路上,几人的手机基本上都进水报废,反而是齐欣谷号称可以潜水的手表完好无损,到旅馆门口前花大花才后知后觉的去看大爷提着的砍刀,却发现大爷早就拿塑料布缠严实了还找了几根竹竿塞进去做了个框撑着,现在看着可能像个手作简易担架,用来两人合力抬东西的那种。

    没一会儿就帮王钓中挑完了一套换洗衣物,在此期间毛子已经洗好了换完衣服过来拿了一套扑克牌,卷着舌头用俄式汉语说他想打牌;花大花没办法去隔壁敲了两位女士的门,把刚洗完

    “大花!你不能自己手机坏了就迁怒于我糊弄我!”

    “散了散了。”

    男人身上也就裤子还算完整,就只破了几个口子,上身的深色打底衣在一波野外漂流之后已经彻底快变成小背心了,扔到大街上可能和流浪汉看着比较像兄弟。

    “你不能用问题回答问题!你快告诉我哪个颜色比较适合现在的我!”

    “完蛋。”花大花面色凝重,再次按了几下自己的手机,现在已经变成了进水砖块,“这被我妈发现得打死我。”

    余下几人都凑过来看,之后露出各异的表情。

    “啊。”屋内两人同时愣了一下,王钓中开门给他让了条路进来,“不知道,还没试呢,要不你去试试?”

    到了柜台,扇着扇子的老阿妈站起来看了一圈,最后伸手指了指大爷说了几句四川话,大花和她说了几句之后就转过身对男人伸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来真的!”王钓中伸头过来看了一眼开始夸张的大笑。

    “身份证有没有?”

    别的不说,有这大爷在前面探路众人前进的速度比来时快了不止一倍,甚至还有时间找地方摸出第二包MRE吃完,甚至还有闲工夫偷了村民种的桃子;切下来一大块防水的塑料布。(遭到秦仄的强烈抗议但大爷认为无所谓)

    “他们要是能纯人力拿走就送他们了。”

    “小问题,你就说你掉河里差点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