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十一章:此地无人 第(1/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秦仄把臭臭花扔出去之后一下午就回来了,确实有那家伙脑子单细胞的风格,晚上再见面的时候薛百连套了个纯黑色的T恤,披了个防水材质外套,下身一条直筒深色牛仔裤配的他原本那双登山鞋,不知道是审美差异还是怎样他可能不太喜欢现在商场店家这些爆款的鞋。

    拿房卡刷了门,花大花光速窜进去拿了一套休闲的衣服进浴室换了,出来之后把外面穿的衣服直接扔在门前边的柜子上。秦姐头要订的酒店可比那个山民开的小旅社高级多了,扑到床上的一瞬间花某人直接打了个滚把自己卷起来——太特么扯了!这可比之前带着几个人逛老家草原放羊难太多了,还贼尴尬的溜了会儿粽子,要不是拿门夹上了这就是一波跑断腿。

    订房刷的是姐头的卡,所以他没什么脸提给爷来个总统单间;他和薛百连,王钓中和毛子,然后齐欣谷和姐头三个豪华两床房,这还是现场用齐欣谷聪明的小脑瓜带着配套设施价格一起算了之后得出的结果。倒是就跟自己前后脚的薛百连先生拿着手机到外面打电话去了,也没有什么突然尴尬社恐的场面出现。

    “现在打咯。”齐欣谷把手里的两串糖油果子的签子塞进了阿列克谢另一只手里,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有什么?”花大花扭头顺着她的视线,也没发现什么东西。

    “姐头法令第三条,花大花觉得合适的时候,全组禁烟。”拿着赃物的人骄傲的解释。

    “这就是你敲我们房间门的理由?”秦仄人躺在被子里拿了个枕头靠在床头,花大花抱着另一个枕头坐在床尾,旁边床上是趴着用扑克牌搭房子是齐欣谷。

    “打不通。”齐欣谷挂了电话,摊手拿回了自己的一串糖油果子,几人散步一样走回酒店门口。

    还没过几分钟薛百连就刷卡进来了,外套一脱往柜子上一丢人就进了浴室。他这头发有几块打结实在搞不开,最后要了阿列克谢的匕首抓着把那几块都剃了,现在看着更像个坏人。

    阿列克谢尴尬的双手举起来把手里刚打开还没捂热乎的烟盒递了过去。

    “......”走在靠后面的齐欣谷突然停下,侧头看了看右侧的巷子,几辆私家车停在路边,什么人什么声音也没有。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薛百连手还保持着那个姿势停在半空,对他挑了挑眉。

    等了能有几分钟,途中经历了毛子试图直接吃鸭肠失败只能花大花帮他拿着签子喂和秦姐头拿走了一串糖油果子开始吃。

    “——啥玩意?”

    “你可真特么是我的快乐源泉。”秦仄摆出了一个金三胖鼓掌,“你过来问我们这问题,我们也帮不了你

    “你们不觉得这很过分吗?”花大花一个震惊的表情看着右边的人。

    “你把纹身洗了?”花大花面色诡异起来,这人他盯了一天,没什么怪异的可以怀疑的举动,他哪来的时间干这事?

    “STOOOOP!”花大花一个健步过去挤到两人中间一手一个拿走了烟,

    “啊,”男人点点头没在意,“你想看再给你看。”又转身进去把门关上了,留下外面一个坐床上黑人问号的花大花,

    “......可能是错觉。”又看了几秒才收回目光,几人走进了酒店大厅。

    “不,完全不。”齐欣谷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这见面磕头可是太nb了,后来就直接粘人家腿上了,也让人分不清你是想当人家儿子还是想当人家狗子。”

    “你一般几点睡?”还没等花大花鬼叫要求对方门口脱鞋那人又开了门出来,上衣搭在胳膊上探了半个身子出来问话。

    “......”秦仄刚吃了一小串烤鸭肠,感觉一般,剩下的一整杯子递过去给了空着手的阿列克谢,“王抠门联系上了吗?”

    “......”薛百连上下打量了一下几人,靠着店铺旁边的墙站着看,“嗯,你们几岁?”

    几人沿着街走了一个多街区,路上秦姐头老样子喊了花大花来介绍一下有什么小食值得购买,最后到酒店的时候花大花手上拎了两份冰粉,齐欣谷拿了两串糖油果子,薛百连先生很不合适的叼了根棒棒糖。

    “过二十了老成年人了老成年人了。”花大花尴尬的一手拽了一个就开始往酒店的方向带,毛子不明所以的被他拽着走,另一位倒是也没表现出什么愤怒发火不耐烦就跟着去了。

    吃完饭花齐两人跟着秦姐大头去买单,毛子和薛百连先出去了,买完单就看见毛子在门外边站着嘴里叼了根没点着的烟,薛百连也不客气伸手去毛子手里的烟盒里拿了一根出来,

    “狗屎骗钱法令,为了让事情更容易被解决而骗姐头同意再通知所有人的花式诈骗。”齐欣谷幽幽的说。

    “哦,啊,我都行?”花大花对着那副真特么牛逼的身材愣一下立刻开始胡扯回答,再看一次感觉还是你么么的震撼,细看倒是有不少疤,刀伤烫伤应该都有,但总觉得有什么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