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四章:胁迫行动(中) 第(1/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整个走廊只听得到她自己紧张的呼吸声和心跳,她就这样一步一步摸着墙不知道走了多久,久到她已经骂完了王钓中和花大花开始试图找出刚入伙的薛百连先生除了狗屎大男子主义还有什么可以骂——

    是个鬼扯的大号户外荧光棒,还是没用过的。秦仄控制着抽动的嘴角,转身去看自己之前踢到的是个什么————一个破掉的便携式野营灯,已经报废了,玻璃罩子已经碎没了。

    秦仄走过去,蹲在那堆东西旁边就开始摸,然后目光移到了那套衣服上——伸手过去摸了一下,比自己身上的干多了,唯一问题是男款,看大小可能是个和花大花

    又在心里骂了几句王抠门,秦仄抓起头发随便拧了拧水右手一卷准备找个什么玩意盘起来,摸了半天最后只找到了在熊猫基地送的一个带熊猫的圆珠笔——咬咬牙当簪子就把头发串起来了。她实在没什么勇气在这把衣服都脱了全拧一遍,当然凭她的力气可能先被扭出问题的是她自己的胳膊。

    又前进了十几米,每隔一段不太规律的距离总能发现一些东西掉在地上,有时候是进了水的手电筒,有时候是护目镜和防尘面罩,最后干脆见到了一本被水浸透了的风水书和一个迷你罗盘——这人是捡破烂然后突然后悔了吗?!秦仄一路上耐着性子翻翻捡捡,也没找到对现阶段自己有用的东西,她现在想要个暖宝宝,一条巧克力或者一盒糖都行。

    撑着身子从浅水站起来,秦仄猛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脚上那双黑色的鞋子不见了,应该就是刚刚被暗流冲走的时候发生的事。裤子的裤脚也不知道被什么划开了个口子,现在身上所有衣服都浸满了水,再加上这里的气温,她面对的最大敌人可能不是姓胡的而是失温。

    这条长廊可能有一百米就到了尽头,两边什么可以进入的房间都没有,后来思考可能是祭祀用通道。长廊尽头又连接到一个天然的洞窟里面,上面开了一整条缝隙透光,下面是一个清澈的过分的水池,两边的岩壁延伸进阴影中看不清楚;在这里她找到了那个一直丢东西的收破烂大王的背包和全套衣服。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再次睁开眼睛,眼前是溶洞一样的结构,上面开着一个天坑,不过两边的岩壁也是有打磨过的痕迹。秦仄头发糊在自己脸上,仰躺在什么地方,感觉更怪的是好像自己的小腿以下还在水里————她猛地起身,胳膊撑了一下地面,发现是难以理解的半透明晶体的湿润细沙。她正躺在一个浅谈样的地方,看上去是被暗流冲过来的,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也看不到其他近期人类活动的痕迹。

    克制住内心立刻跳起来骂空气中透明人的冲动,秦仄突然明白门口那滩水是什么玩意了,根本不是上面的积水,这地方在自己之前进过人,而且非常不屑的把照明设备好的坏的都扔了。她借着荧光棒的这点光线接着前进,隐约可以看清两边墙壁上都有整片的浮雕,但现在没有心情去解读这玩意,姓胡的和部下可能就在前面。

    给旁边一个被拍晕的人补了一秦拳,拽走了他身上的装备带挂在身上一个猛子扎下去向池底游————平整的要命。秦仄恼火到不小行,吐出一串气泡。还没等她扒旁边几个沉底的人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摸,整个池子的水流突然开始不规律的流动,似乎有至少三条暗流。在心里骂了一句抠门,还没来得及找东西抓牢就已经被变成抽水马桶里的金鱼一样冲了下去。

    秦仄面无表情的摸着墙蹲下把那东西拿在手里,摸了半天,却感觉天老爷在和自己开玩笑。她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握住两端然后咔嚓一拗——亮了。

    一边打着算盘等出去了要怎么整这几个崽子,一边谨慎的靠近那个入口。

    “——!!”猛然间她的脚踩到了什么东西。好像是铁的框架,感觉很锋利....秦仄立刻抬起脚向前大跨了一步防止踩到什么尖利的东西。就这样又迈了几步,又踢到了个什么东西,谨慎的感觉了一下,圆柱体,大概可能一个脚掌那么长。

    赤脚踩上青石板的感觉十分新奇,这东西打磨的意外光滑,不像现代工业制品那样有时会出现误差,打磨这批石板砖的工匠一定是十分用心的;但毕竟是手工的,中间会有凹陷,那里面现在存了不少水,可能是上面漏下来的。她走了两米,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只能摸着墙前进,虽然之前花大花踩的那几个陷阱都是有目共睹,但走在漆黑走廊正中间这件事情还是怎么想都很恐怖。

    一阵天旋地转,堪比游乐场刺激前三项目。秦仄在完全没做准备的情况下被掀起来掉进了水里,就存了半口气,她尝试性想上浮却发现上面那块平台已经翻了个面盖回了原来的位置,只能从水下找出路。

    这里看着就像武侠小说里那种地方,什么需要潜浮进海底的神秘秘籍洞穴,浅滩上面就是人为铺设的石板路,再深处就是一个石室的入口,台子上有一滩积水,房间里面漆黑一片。看看身后根本看不清水底的水潭,又看看眼前的入口,秦仄从来没感觉如此愤怒——愤怒到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