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五章:胁迫行动(下) 第(1/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没等秦仄分析出个所以然,剩下的几头蜥蜴已经一起扑了上去。那人反应倒是很快,侧身闪过两个,转身一脚踢飞了从侧面地上跃起来的另一只,手上也没停单手握着剑柄直接带着剑鞘当棍子用狠敲了最后一个蜥蜴的脑袋。那蜥蜴的头都凹下去了一半,身子不甘的抽动了两下就没法继续移动了。

    身后很近的地方,踩水的声音变成了出水声

    那后面特么的是个洞!两边人修的砖墙!秦仄再一次被迫后撤一大步,到没法再退的位置才停下。鬼知道这个人是怎么从那出来的,他这一定是捅了人家窝了。越来越多的蜥蜴围过去,还有几条发现了躲在远处的自己,也一遍怪叫着一边缓慢爬了过来。

    那几条蜥蜴看见突然想像疯了一样全速朝她冲过来,没有害怕的迹象,倒像是生怕秦大小姐干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等了十几秒钟那人都没先出手的意思,靠右侧的一头蜥蜴就四脚蹬地爬上墙对着他一个飞扑——男人侧身一闪,从背上抽了个什么东西下来。而另外一只蜥蜴也从侧面张嘴扑过去,和第一只形成了一个四十五度的攻击角度。

    旁边那兄弟已经拿着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拔的剑鞘已经敲了有十条了,但后面仍有蜥蜴补上那些空位,这种车轮战打起来肯定是没优势的,那人肯定也抽不出功夫帮自己把这几条敲掉......

    男人套了个飞行员夹克,里面还有一件外套打底,加一条纯黑色战术长裤,这身衣服倒是和发现薛百连先生的时候他身上那套衣服差不多,看上去是有准备而来;倒是没看到拿着什么武器,按道理这时候一般不都会天降了猛男,手里拿着+10大剑或者史O龙一样拿着一挺机枪走出来....不,说笑的,离近了看这人裤子和鞋上面还粘了一些深蓝色的液体,和地上这半截玩意对上了。

    秦仄扭头看了一眼水,又看了一眼越来越近的几条蜥蜴..........没记错的话刚刚转圈的时候他们减速的那个区域好像就在这附近。面无表情的催眠自己,这就是水,普通自然矿泉水——直挺挺的往水里一跳溅起一大片水花。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啊,有点想泡。」看了那人的脸秦仄的究极理性脑子突然跳出不合时宜的想法。

    秦仄默默计算自己跳水和直接与爬爬搏斗哪个生还几率可以大于百分之五;一米多长一条的玩意,四舍五入就是个咸水鳄,虽然没有鳄鱼那么大一条但看刚刚扑男人的那几条,速度应该也很快。

    那人向前走了一步,这才从阴影里走出来站到阳光下,让人能看清那张脸;上半张脸被头发遮住了一部分,但也看得出鼻梁高耸剑眉星目,轮廓感也很强——硬要说就是平行时空米开朗基罗所作的亚裔雕塑。

    用脚趾想也要继续跑啊,秦仄完全不敢减速,只能更加卖力的试图穿过水潭。这水潭最多也就一米深,有水的阻力在稍微减了点速但还不至于停滞不前,水潭最内侧贴着岩石壁,那一片某一个地方就是刚刚这群蜥蜴移动的时候减速的地方,最好这里是有什么蜥蜴害怕的东西——如果这群蜥蜴的脑子可以判断出两脚兽拿到这玩意他们就全得玩儿完。

    看这兄弟解决蜥蜴的速度自己可能不用担心死于爬行动物了。刚准备坐下歇一会观战,远处那人走过来的阴影里就传来了连续密集的沙沙声,拿手电晃了一下,十多条同样的玩意从里面爬出来,看上去后面可能还有更多。

    男人瞄了一眼远处蹲在那警戒的秦仄又看了看眼前的蜥蜴群,把东西换到右手上,左手直接拆了抽绳扣子一拉;整个防水布袋子随着重力掉在地上,露出里面装着的东西。先看到的是一个哑光暗金色的金属包边,再下面是一些绳状的东西缠绕在一个稍微细一些的结构上,最下面是一条看上去非常扎眼和格格不入的红色绳状物,缠绕在一个黑色的扁盒子一样的东西上......哦,她突然看懂了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这特么其实是把剑,和前几天在刘迢罪证现场血尸后背上插的那把差不多,这绳子估计也是从那把剑上面直接拆下来用在这的,金属色的剑柄,剑镡和剑首倒是黑色金属材质带了金色包边,至于护手和剑鞘倒是全黑色的。

    “..........”秦仄突然觉得这个死相有点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最离谱的应该是这个剑鞘,看着做工不错估计也是哪个什么王的东西,上面有浅的浮雕和刻字,还打磨了一下做成磨砂的,看不出材料但是吸光性一定很好————但为什么拿那根红绳子把护手剑柄和剑鞘牢牢绑住,生怕这冷兵器很容易被抽出来一样,这是什么,破伤风见光必氧化之剑?

    场面一时间僵持起来,那四条蜥蜴只敢在那人两米开外嘶哈威胁,却没有一个敢扑上去撕咬。

    后撤半步放低重心,双手抓着的东西直接抡过去,一声闷响中命中了两只蜥蜴。那两只蜥蜴嘶吼几声又退回去,看上去没受什么重伤。这才能看清那是一个棍状物,包裹在一块防水布里面,底部是防水袋的抽绳用来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