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十六章:猫毛感受 第(1/2)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草眼睫毛真特么长。」秦仄面无表情的想。

    还没等这一大串丧心病狂的笑声结束,那人异常镇定的睁开眼睛直接看向对方的;然后两只手盖在了秦仄还想继续拉扯的两只手上。

    “————”如此尴尬。秦仄被迫收住笑声,然后看着那人把自己两只手从脸上挪开撑起身子就要站起来。

    “.......我在这帮你看门,掐你几下脸不过分吧?”秦仄突然出声,那人突然僵了一下,不知道是想挣扎还是怎样。

    突然想起了自己之前被狂轰滥炸的一张图片,那只脸被搓成奇怪形状的柴犬。悄悄地伸了两只手到那人脸两边,然后突然向中间一挤——

    不放下就只是脖子紧张,这一彻底放下秦仄的腿都感觉到那人全身都绷紧了,好像自己是什么吃人猛兽。

    想

    “您歇着,您歇着。”她收了两只手放在身侧,那人盯着看了一会之后闭上眼睛休息。

    “........我怀疑你早醒了就想蹭免费枕头。”秦仄干巴巴的试图转移话题,偷瞄了一眼,对方似乎没在意转身开始把之前被搞得乱七八糟的背包装回去。

    坐着向前挪了一点,两手把那人的脑袋抬起来一点再把腿放在原来的位置,姑且算是个枕头。秦仄本人是无法接受直接后脑勺着地这种睡法的,又不是练铁头功——双手托住那人头下方的时候感觉到那人后颈一整片的肌肉都绷紧了,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可以操作,右手轻轻拍了一下那人侧脸示意他放松,然后将整个头的放下来让他枕在自己大腿上。

    相安无事的坐了快一个小时,秦仄严重怀疑自己右边腿被压麻了,这人到底要多久才能起来——旁边的肥仔守宫都睡得打起鼻涕泡了。他要是躺一天那还不如把东西毛了人扔在这......愤恨的看了一眼那人的脸,非常平静,也没什么表情。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嘛,我还可以勉为其难的帮你躺舒服一点......”

    “那就谢谢惠顾。”左手自顾自的在那张脸上揉了几下,然后卡住脸颊捏了几下,大概掐了十几下后松了手。等会这人起来要是发现自己脸上红一片可能是要发火的。

    男人就站在那和她一起等,过了几分钟脚触地的时候没有那种针刺的感觉了秦仄才松开那人的胳膊自己试着走了两步。男人看她能动了索性回去把最后几样东西装回去,摸了一个绷带卷出来熟练的把小腿包好又扔了回去......然后秦仄看着他在衣服上的口袋里摸了半天,又开始摸裤子口袋和战术腰带,最后扔了一个空的皮革套出来。

    完全没想到这人怎么能干出这事的秦·麻了·全麻·仄差点摔出去,双手乱抓最后抓住了男人一条胳膊一个金鸡独立站住才没倒。缓了几秒,偷瞄旁边比自己高一头半的男人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除了那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有点不自在。这要是某薛姓男子对付某臭臭花此时应该已经响起狗叫了。

    于是说是不妥不如说她觉得可以趁机再毛点别的————她盯着那人那双干净的墨黑色眼睛想到了什么。

    “不好意思,腿麻了。”秦仄有些尴尬,试着活动右腿让整条腿赶快恢复知觉。

    “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人一件一件拿东西的时候秦仄也拍拍灰试图站起来,撑着地腿上发力————wdnmd真的麻了。以一个非常诡异的瑜伽姿势撑在那,太麻了松手也不是起又起不来。

    「草皮肤也好。」迅速松手,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扯的一瞬间又有了什么玩意扫过的触感,但几秒钟之后那人像是放弃思考把眼睛又闭上了。

    劝说几句没什么效果,秦仄干脆直接把臭臭花惯用手段搬了出来——一只手直接盖在对方眼睛上挡住所有视野。把应激状态的动物的头蒙上确实有助于让他们快速冷静下来,对人居然也很有效是她没想到的。

    无事可做。秦仄把整个洞窟看了一圈儿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索性又低头开始观察这人的脸,空闲的左手伸过去在对方左脸上扯了一下——

    那人突然超明显的僵了一下,等了大概十秒钟之后颈部的肌肉开始慢慢放松下来,又过了能有一分钟秦仄感觉有什么东西扫过了自己手心。

    根本没等对方有什么表示,秦仄起身抓住这人半压在胳膊上的一边身子给他翻了个面,至少现在是个仰躺了。调了一下胳膊手脚的位置确定一下应该不会压麻掉;这人现在被她摆成一副埃及法老安眠的姿势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秦仄站起来盯着看了几秒还是觉得不妥。

    “......放松,你为什么这么害怕?”彻底疑惑起来,秦仄实在想不出自己一个爬楼梯都费力的女子为什么能引起这人这么大应激反应,这怕不是个严重洁癖或者干脆直接恐女?

    男人回头看了一眼,思考了两秒钟把手里的东西扔进包里走过来拽着秦仄的一条胳膊往上一提,整个人拎鸡仔一样给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