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章:二人的前行 第(1/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雌性是绿色,雄性是蓝色,鳞片颜色都是随年龄增长加深。”

    “.......可能,但不太确定。”男人回答,偏头专注的盯着秦仄,“你想知道吗?”

    “嗯嗯嗯。”胡乱答应下来,但怎么想秦仄其实都对这玩意......不感兴趣。

    “有理有据,”

    伸手捏了一把肥仔肚子上的赘肉,看男人一手拿手电一手提守宫可能等下会影响他发挥,秦仄双手接过了那个肥仔直接倒着拎起来,姑且算是自己帮着拿一会儿。

    “........?”男人没理解眼前的女人为什么面色诡异,松了手带着秦仄的胳膊示意她抓紧这玩意,这东西目前不能放生。

    男人点点头,真的拿手电往她旁边桥栅栏下面照了一下。

    “这不单是祭祀用通道,下面的角龙是人为圈养在那的,在这里还有人的时候会定时投喂。刚刚那座桥是从上面抛饵食下去用的————就是穴居洞穴,一般布置在皇陵外围近地面与当地生态圈接壤,里面的东西是守墓用的。”

    “——爷特么之所以在这鬼地方就是因为有个NT玩意gay干了件蠢事。”

    一圈亮晶晶的绿色蜥蜴皮,感觉是从什么不要的皮上剥下来自己套脖子上的。秦仄打量了一会觉得好像懂了好像又没懂,正想接着提问目光刚好扫过那人的右手.......

    示意秦仄把这肥仔抬高一点,摆成一个背对男人的姿势,男人右手抓住了那肥硕的尾巴尖往上一提————一阵杀猪般的吱吱声,打了光看了几秒,松手放了那条大尾巴。

    “....我只是稍微有点好奇。”秦仄缩回去,仔细想想这人不这么做可能不只是没兴趣,说不准这下面有十万只蟑螂在开party,或者一些更恐怖的阴间玩意。

    「???」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很长,卡住守宫脖子这个姿势看着让人还以为他只有这三个指头,但她记得之前粗略观察的时候这人手是完好的没少东西?在这种环境下看到这事基本上和三个人有四个影子差不多诡异,最好这兄弟只是普通畸形,毕竟自己初中班上有个小矮子是两只手都是六根手指。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第五次试图看的时候男人终于无可奈何的停下转身看她。

    “..........假货?”男人愣了一下,思考了很久才找出个差不多的词解释。他伸了右手去卡住那肥守宫的脖子,左手把手电照过来让秦仄看清那一圈蜥蜴皮一样的东西。

    “目前来看,是的。”男人回答她,但好像不太明白她为什么突然生气,只能用疑惑的眼神询问。

    手贴在墙壁上,只能感觉到是草草打磨了就完工的,这一边还不如外面,这连浮雕都没有,也没有任何装饰。男人像后脑勺长眼睛一样就停下看了过来,看了看两手摸墙的秦仄,思考了一下又开始讲课,

    男人点点头,对此表示理解。

    手上抓守宫的力度都加大了,突然愤怒的女人摆出了一个愤怒又难以置信的表情:

    走进去才能看清这是人为修出来的通道,男人拿了手电在前面开路,也顾不得这人步幅有多过分只能硬着头皮跟,这通道大概一米宽,走了一会才发现这居然是个桥,修在一个大的溶洞的岩壁之间,似乎是把这山挖开了。过了有岩壁的部分就是悬空架着的石桥,两边修了栅栏但是没修灯台;下面有水声,但听着不像一整条暗河,秦仄几次探头想看看是什么都因为太黑根本看不到。

    “这特么是个gay守宫????”

    “啊,啊,就,那你的意思是这个守宫把自己装成雌性的...什么蜥蜴?”迅速回神,赶快装作自己在思考生物问题,还是不要揭人家伤疤是好。

    穿过了石桥,对面又是一条差不多的走廊,秦仄搞不明白谁修了这个毫无意义的建筑,既不能观光也不适合快速通过。

    “是雄性。”男人说。

    “啊?那这是个什么玩意?”

    “蓝闪鳞鬣蜥亚洲亚种,一般叫蓝鳞角龙。”男人突然开口,手电的光聚在其中一个盘起来打瞌睡的个体身上,“肉食性亚种,有强攻击性,群居,唾液有麻醉成分但是无毒,鳞片反射光来形成生物迷彩......”

    男人的声音低沉,很好听,语速不快语调平稳,就算他讲的跟背教案一样尴尬死板秦仄仍然没感到那种上课时非常常见的不耐烦。

    “那这些小的是母的外面那群大的是公的?”秦仄看了看正被聚光的这一条,可能还没有一米长,但是距离太远也不好说。

    有手上抓着的这只肥仔,路上没有其他蜥蜴敢扑上来,秦仄在男人身后半米的位置尽力跟上,狗屎你腿长不是这么用啊。

    至少几百条刚刚外面那玩意,颜色比外面那些浅,体型也小一些。

    “啊对,那就很合理.....合理?!!”正准备搭台阶下,下到一半秦仄愣住了,“合理个几把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