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何为重要之物 第(1/4)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男人等了一会没有得到回应,就权当她默认了,把手电递给了秦仄,又探出头看了两圈确定了落脚点,整个人纵身一跃————落地的声音几乎和石板下压力机关被触发的声音一样小,紧接着那5*5的兵俑都顺时针转向了他的方向,手中的长柄刀或者长矛纷纷举到了最高点,男人也直接从背上拿下了那把绑着剑鞘的剑。

    然后一脚踩在蜥蜴排泄物上一脚滑了出去,整个人突然悬空开始下降的那种。秦女士愤怒到去世,狗屎设计师设计的狗屎通道连接的狗屎房间!

    她滑下去的位置离包掉下去的位置不远,如果她仔细观察上面通道的结构她就会发现那不是平行于地面的一个平台,边缘向下有一个坡度,为了让蓝鳞角龙更加快捷的进出而做的结构,她掉下去仅是个巧合

    男人没多停留,第二步踏出去的时候贴近了旁边的兵俑,这一个手持的是长矛,不是上下劈砍而是戳刺。那武器刺来的一瞬间又被男人反手一打格开,同时转身顺势转反转为正架住了身后另一排兵俑劈下来的刀,闪身直接到了长矛兵俑身后。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男人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打手势让秦仄下来。

    “....我先下去,”男人将在观察正下方那一排兵俑,他放下了背包指了指左侧的一个兵俑,“我从那开始,如果安全了你把包丢下来。”

    “先丢包。”男人抬头,站在那一动不动。不知道他练的什么功夫,压力板对他目前的状态没有做判定,他指了指最右侧的地板示意秦仄把包丢的远一点。

    “那我们怎么通过这里?”按照他的说法,除非飞过去,不然都会触发某些陷阱,这可完全不应当是她负责的方面。这种踩了就跑一般都是臭臭花上,目前还没见到有什么东西能轻松把他抓住。

    “......”那你可太看得起我了。非常惭愧的说,从小实心球铅球都只能随便丢一丢做个样子,你真让她把这个玩意丢远一点还蛮为难的。深吸一口气抓住背包袋子,用力把这玩意推出去,本来应该荡几下再在最高点松手的——可这玩意太特么重了,半途松开手防止自己被背包带下去,一个尴尬的抛物线那玩意落在了一个没拆的长矛兵兵俑两米之内。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我在别的地方见过类似的机关,通过石砖感受目标位置,那些兵俑上半身可以向压力方向旋转和劈砍.....”男人放慢语速解释,“别处的这类房间墙上还会带其他装置,最有可能的是液态火组合一些....抛投物。”

    不出几分钟第二个兵俑的手指件也被直接敲下来了,在上面听全过程听着铛铛铛的像是在打铁,甚至有点滑稽想笑。就这样敲完了靠近洞口这一侧的三个兵俑,武器掉了一地,男人走过去捡起来随便向远处一丢剩下的兵俑就都转过去了。

    “......您请。”秦仄立刻挥手示意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扭头开始装作忙于研究结构。

    看了下面一眼,没缓冲,啥都没有。这人接不接得住是一个问题,自己跳的准不准又是下一个问题了。秦仄再三思考,下面的人就保持着一个张开双臂准备接她的样子僵在那,待在这也不是个办法————给自己做了好几次自我催眠,伸出一条腿准备跳.....

    上面观战的秦仄不屑的看着下面,这设计师过于做作,如果她来设计可能直接齿轮下面连着一把薛某的那种大砍刀,保证没法很快拆下来。这些兵俑无一例外都是用金属做了手模,人手指结构一定是细于胳膊部分的,这1:1打出来就是个薄弱点。解决方法自然是所有兵俑的手臂直接替换武器,薄弱点就会变成关节部分,但是只要做成球形结构再隐藏在躯干里面就很难被攻击,当然可能所有兵俑都会变成无臂之人的状态;既要兼顾美观和仿真度又要有杀伤力,这根本就是目前科技达不到的事情,更别提几千年前的人了。

    “......我可以接着你。”男人就停顿了一下,然后异常耿直的回答。

    最近的兵俑已经正面转向他,高举的长柄刀像切割机一样机械运作,单纯的从上向下的劈砍;男人灵活的一个侧身闪过这刀,右手握住剑鞘上端靠近护手的位置反手对着那兵俑的手部一击————金属摩擦的一大片火花,随着铛的一声那个浇筑成握持状态的手模的四指被直接敲了下来,握着的武器也应声脱落,而那个齿轮动力的胳膊仍重复着机械的劈砍动作。

    “..........”如果世界上有什么书分析直男脑子里是什么,她一定会第一时间买一本来拜读一下;可能自己揩油的明显了一点,但她百分百确定这人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男人在上面观察了将近十分钟,秦仄一开始还在试图跟着看是不是能悟出点什么东西,两圈下来发现根本看不懂,最后只能无聊到数旁边的人的眼睫毛;而那人刚好看完了转过来准备讲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你是不是忘了我不会你这一套猫落地?”强忍着怒气,秦仄“微笑”着提出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