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何为重要之物 第(2/4)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拿包。”男人好像并不认为是个威胁,从他开出来的那条路走回来几步绕到了那尊兵俑前准备把包拽出来直接走,秦仄叹了口气跟在他后面————

    突然大脑充血的感觉真特么的恶心。秦仄一瞬间有点分不清方向,但还是向着之前看到的方向两手过去一捞————

    金属划破血肉的声音,细微,但是听上去很恶心,明明不是高分贝噪音但仍然令人难以忍受。几滴温热的东西滴在了秦仄的下巴上,顺着脸颊线条流到脸上再掉下去,居然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男人抓稳之后第一时间向下看寻找他的包,那尖刺离最下面的秦仄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再下去半米就直接戳在上面了。

    为了表明自己是认真的,男人还作势要松开抓着秦仄的右手以作威胁。

    “可以先不管。”男人的目光再次锁定在了其他兵俑上,选了一个方向一路敲过去直到抵达墙壁。这一路上闪避翻滚滑步,愣是没有一个铁疙瘩能碰到他,反而是拿剑鞘当棍子用敲烂了好几个兵俑的胳膊或者手部件,堪称打铁冠军。

    “拿P!那玩意要戳过来了!!”秦仄大叫。

    “你特么疯了——”猛然反应过来,秦仄抱紧背包整个人绷紧了起来。

    “......那包需要现在拿回来吗?”秦仄故作镇定,内心已经把能想到的东西都骂了一遍,没听说被绑架还要被迫玩跳楼机的。

    “——去拿!”男人突然也吼回一句命令式,秦仄整个人愣了一下之后是更加的难以置信,为了什么,一个包?为了一个包可以两个人都掉下去吗?

。这个位置完全不安全,直接掉下去可能摔骨折,就算没当场暴毙也要触发那个铁疙瘩挑起来戳成串串,横竖都是完蛋。

    突然被放下来的秦仄还保持着双手僵在那保持的下落的姿势,整个人就突然被放到地上,又转头看这人连口气都不喘的,可以考虑把那个嗷嗷叫的臭臭花替下去了啊?!

    “......你能拿到吗?”头顶突然传来声音,抬头看到男人皱着眉盯着自己看,秦仄还没来得及发火就听见一阵齿轮运作的隆隆声,余光看见上面的兵俑居然缓慢调整了胳膊和武器的角度准备向下攻击。

    这一套动作流畅的不可思议,但仔细思考又会感到恐怖,这就像你拿了苍蝇拍准备干掉宿舍里的大蜘蛛对方反手顺着苍蝇拍爬上来冲向你——

    两秒钟之内男人凌空跃起,接住人落地,保持着一个公主抱的姿势整个人压下去几乎贴地躲了一个戳刺,再直接带着人回到原来商定好的位置。

    男人有些困难的喘着气,像丢垃圾一样随手扔了卸下来的玩意,整条左臂垂在身侧,胳膊的布料已经被染红了。虽然不

    “那你特么的抓紧爷——”秦仄咬咬牙,抬高两条腿改变着力点把自己换成头朝下的姿势,男人倒是立刻反应过来松了她的胳膊改为捞起她的两条腿抓好。

    “——抓紧!!”男人吼了一句,突然天旋地转。

    确认男人拉的很稳之后环顾周围,黑乎乎一片,再看看脚下————尖刺,下面是成排的尖刺,就是想把掉下去的人串成串串的那种,男人的包被其中几个尖刺戳到,但因为里面多是硬的装备所以卡在尖刺顶端没有到底。

    这一侧的墙上敲了半天,那人又右手抽了块砖下来伸手进去一扭,随着一阵石头摩擦的声音那面墙中间的位置一个隐藏的石门升起来露出了后面的房间。

    然后男人踩了一块砖,整个地板分成两半两人直接从中间掉下去,男人一手抠住了上面那块石板的边缘另一只手拉住了秦仄的一条胳膊。她都快忘了之前花大花在走廊尽头踩到的那个翻板玩意了,这地方居然也有一个......

    “可以走了吗?”秦仄抱着胳膊站在那,身上穿着那件土到爆的外套,右边几米的地方是那个没拆掉的兵俑和男人的包。说实话她现在不是很敢动,这人也不说他这咔嚓一下是做了什么,旁边这玩意是还能动还是已经停了......而且根据之前臭臭花踩陷阱的频率看,即使是自己一脚也可能踩到个什么东西。

    男人反应很快,一脚蹬地已经直接冲了过来,在离地一两米的位置跃起完美接住之后一个减震落地————秦仄只觉得自己突然像坐了个跳楼机,完全耳边只听到风声的情况下自己被按在了地上,下一秒又突然加速窜出去。

    脚下的砖都是压力的,秦仄也不敢乱走,索性就站在原地看那人在对面墙上找什么东西,摸了大半边墙无果后男人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侧的墙壁,又是一路硬敲过去,中途顺便早有预料一样矮身躲了一个液态火的喷火器。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甩出去扔在了外面的地板上,这是何等的臂力和腰力;秦仄着地的时候看到的是男人单手准备掀了这铁疙瘩的姿态,左手抓着长矛的柄顺着向下一拉,那武器原本被卡着的位置被硬生生拉到了末端护手上,又一个扭身整个人像在单杠上一样翻身荡了上去,到最高点的一瞬间双臂用力像个杠杆一样直接把那长矛从握抓手模上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