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章:那就当我的狗吧 第(1/4)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尸蟞,水生群居,喜食腐肉......”男人完全不知道她的内心活动,居然真的就一板一眼的讲了起来,“有毒。”

    走到顶端看到上面场景的一瞬间秦仄觉得天老爷真的在和她开狗屎玩笑,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房间,地上趴着密密麻麻的尸蟞,黑壳子的,不是下面水里那种青灰色壳子的,壳子上有纤毛,下面的角质还在反光。

    “.........”刚想说点什么,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声音从整个房间响起,秦仄捂了耳朵抬头才发现天花板都有好几层楼高,上面全是人为修出来的空隙,看着像一个巨大的口琴。风从那些空隙吹出来,形成一个巨难听的噪音交响乐。

    秦仄竖起耳朵听,却发现男人觉得已经解释完了没准备接着讲,

    默默地再次缩短两人的距离,秦仄跟在男人旁边趟水穿过这个巨大的虫子汤锅一样的玩意,又走了五十米左右男人停下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可以看到一个爬满了这种诡异虫子的石台。男人像看不到那一大团虫子一样就朝那边走,那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那些虫子似乎是闻到血的味道就四处逃窜,这才能看出他们之前趴着的地方是一个石台阶,通向上层。

    男人又往前走了半步却发现秦仄没有跟上来的意思,只能后退站回她身边,侧过头发现秦仄正盯着自己的左臂看。

    “........”男人看了一眼,但没有要过去的意思,“我们不确定你的朋友是自己还是被胡范元挟持,而且也不确定那是不是胡范元的人做的.....”

    “你的不行,其他人也不行。”

    男人向前踏了一步,那些黑壳的尸蟞也毫无办法向两边逃窜,走了几步就让出了一条路给他通过。

    “————!”她僵住了,鲨鱼通过立体嗅觉勘测水中流血的猎物只需要半秒,这人还没完全止住血的胳膊就更不要提了;他们现在就应该如同一个巨大的饵料在这片水域中,如果真的有依靠嗅觉的动物一定会被察觉.....

    “..........”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秦仄看了半天,突然发现男人左臂仍然滴着血,那些小的液体正保持着一种缓慢的频率掉进水里。

    “那我的呢?”

    “——他们可能走了那一边!”

    “.......”为什么每次这人一说我都觉得好有道理,我是不是把那两

    整个房间修了四五层,正方形,东南西北四条边正中间都有一个石阶,他们来的这个方向的石阶是把他们送到这一层,右手边的是通向二楼高度的一个平台,正面的石阶坡度大起来几乎垂直地面通向顶层,左手边的石阶在空中分成两节分别通向三层和四层。

    “注意脚下。”趟着水走了能有两米,男人突然出声提醒,秦仄点点头,在这种水底踩到什么滑倒可太吓人了,手电系回了腰上,照水面也看不清什么东西,两人走的地方居然什么都没有,甚至还有水下的玩意在两人靠近时让出一条路。

    扫视了一圈,在左侧的某一节石阶上发现了一个烧焦的玩意的残骸,秦仄拉了一下男人示意他看过去,

    整条石阶有十几米长,从上到下都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幼年尸蟞,两人走上去时才慌张地让开一条路爬走。

    “——?!”秦仄被震得耳朵痛,但隐约在这鬼叫般的风声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好像还非常耳熟————示意男人停一下,侧耳去分辨,越听越像那两个傻子朋友怪叫的声音,似乎在和她喊话,但风声太大根本听不清。

    “......差不多,按照水域面积判断,数量可能会再多一倍。”男人似乎终于发现秦仄表情不对,随手一甩把手里的baby尸蟞扔远点仅剩下噗通一声的入水声,“........他们怕我的血,不要离我太远。”

    “!!!!!!”内心已经开始螺旋尖叫乱捶地的秦仄绷住了面部肌肉控制好了表情,她现在装的像个冷漠恶毒女人把眉头拧在了一起。

    “......你的意思是这东西水下面还有几百个?”秦仄都快把牙咬碎了,这玩意像个半死的蟑螂一样离了水被夹起来开始蹬腿挣扎,看着就你么的恶心。

    这人特么到底什么毛病?!我特么不需要你抓出来展示好吗爷都特么要给你吓死了?!

    踩进水里的一瞬间秦仄才回忆起他们好像是在九月份的四川,对于常年待在亚热带地区的人来说这水温有点低的过分,感觉可能下一秒直接冷到全麻......皱着眉黑着一张脸装作这水不冷,感情这下面养的是寒带鱼?

    “..........”男人叹了口气,右手突然发力在稍远一点的水底一摸,那两根长的手指夹了一个抽纸盒大小的玩意上来————还在挣扎,看着像什么虫子,也有点像她之前以为的马蹄蟹。

    “我好像听到我朋友说话——”她一边打着手势一边向旁边的男人喊话,对方摆手示意自己听得见但又没什么反应,拉着她就继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