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暴走的总探长 第(1/2)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的确很缺乏学习,不过我想告诉直部,既然裁决会一致通过了我的述职,那就应该我的能力。我的事,我手下人的事,我会整理好,他们也有能力整理好。如人饮水,直部不用这么费心。”

    我咽了一口,看着他没心没肺的样子,欲言又止。

    我白了他一眼,“你是我肚子的蛔虫吗?”

    他摸着胳膊,怨恨地看着我,从我身边走过,“痛啊,狠心呐,白眼狼……”

    我站在原地,想了想,拿起桌上的平板,下了电梯。

    “呼,累死我了……”

    说完,直部站起身,一旁的秘书帮忙装好了东西,拎起公文包就从总探长身边走过,还狠狠撞了下他的肩膀。

    他看着我,很无辜,“当然想啊,那他们不做人,我怎么办?”

    “不过是在疑惑,为什么我这一副天生的讨好嘴脸,突然开始愿意得罪人了,是吗?”

    平常的演讲里,无时不刻在贯穿,“只有寒窗苦读的人才,才是我们需要的。”对我这种,在他的眼里没吃过什么苦,甚至工作都有可能是父亲走的关系的人,一向嗤之以鼻。

    前脚刚回到办公室,后脚总探长就抱着满满一怀的蛋糕冲进来,不由分说,乱七八糟地堆在我整齐的桌面上。

    秘书为难了一下,两只手攥地紧紧的。

    他舒服地躺在旋转椅上,“不是,主要是高兴啊!”

    我叹了口气,从桌上凌乱的东西里,抽出一个抹茶蛋糕,熟练地打开,拿起叉子,“我有时候,真不懂你。”

    总探长冲我笑了下,摆出一个很无奈的手势,然后端起自己面前的水杯准备走。

    出于礼貌,尽管和总探长闹地非常不愉快,但我还是把直部一行人送到了商务车上。

    他躺在椅子上,嚼着奶油泡芙。“明子和我,在将结婚的时候,曾经在孤儿院资助过一个孩子。那时候孩子刚上小学六年级,见到我们,有时候一恍惚,叫成爸爸妈妈,明子真的好开心……”

    直部是整个会馆最有权威的人,挺着啤酒肚,喜欢听奉承话,每次见到我,都是一副很不爱搭理的样子。

    我一把拉住,看了看周围没人,“喂,你至少送人家一下啊?不想要前途了?”

    www.okma.net不仅是我。m.okma.net

    总探长轻蔑一笑,仿佛是往直部的心头上插了一把极其锋利的刀子,“罪恶的源头,是无尽的轻蔑。这是您教给我的,现在我把它教给你。”。

    从我这个角度,看的尤其清楚。

    “什么?”

    她点点头,急忙上车走了。

    “直部最近,好像喜欢上了一种茶叶?是金河酒馆的vip限量款,因为vip室非常紧俏,一直没能得到。我知道你很有办法,如果能弄到这些茶叶,或许,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您和土屋先生商量着看吧。”

    我点头,“知道了,也还请你,如果有可能的话,在一定的时机,帮忙给总探长多美言几句。”

    “不懂我什么?”

    我看了他一眼,“不至于吧,多大点事情,要靠这些玩意提高自己的多巴胺?”

    直部更是一愣,他大概是以为这是什么新颖的吹捧方式?所以挑了一下眉毛,看着总探长,“说说你的看法。”

    我低头吃蛋糕,“我没那么讲。”

    看着一桌子上的高热量奶油,我仿佛都觉得自己的腹肌在和自己说拜拜。

    她摇摇头,“恐怕,以后没有人敢在直部的面前提起土屋先生的名字了。不过,倒是也有补救的办法……”

    我捶了他肩膀一下,“这种话没有第二次!”

    我深吸一口气,“辛苦你,这件事不要告诉总探长,我来处理。”

    直部的秘书和我有些渊源,之前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我们同时选了约翰教授的写生课。

    直部瞪了一眼总探长,“今天的会就这样,后面具体的部署,我的秘书会下发官方文件。还请各位遵守,拜托了。”

    他用叉子在空中晃了两下,“哦,我知道你想什么!”

    总探长曾经是一组的副组长,与浅居一雄晋升的组别相同。

    前排会议桌,直部身旁的六位领导,纷纷面露不悦之色。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摇摇头,直部更是恼火,脸都憋红了,却碍于自己一直树立的暖男人设,不好意思发飙。

    指桑骂槐,我看了一眼总探长,他正好也朝我看过来,我冲他摇摇头,示意不用为了我,搞这些不愉快的事请。

    整个会议室的同事,都觉得这个人,怎么会是……从前的土屋詹鸣呢?

    直部往后仰了一下,很不自然地扭动了下脖子,清了两下嗓子,“看来一组的人,真的都很缺乏学习。”

    “后来明子走了,孩子上初中,出

    她看到直部和几个领导的车从前面过去,才敢和我小声说,“您也劝一劝土屋先生,不可以再这样子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