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给爱妻换墓碑 第(1/2)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落落的肚子,适时的叫了起来:“去哪吃?”

    “奶奶,我们回来了!”趴在肩上的落落,突然扬手朝李玲喊道。

    落落也学着萧北样,坐在地上,靠在爸爸身上,看着墓碑上江月溪的相片:“妈妈,我找到了爸爸,而且,以后都不分开。以后,我们也会去找你,你可一定要等我们。”

    南生正要跟上,身侧的手,突然被一只小手拉住,南生陡然怔住,微垂眸,看向冲自己笑的落落,他不知所措。

    “好耶!”落落兴奋的跳起,“爸爸,咱们快走吧。”

    却不知如何面对一个,软的他碰一下,就怕碎掉的小女娃。

    笑颜如花绽,玉音婉转流。

    萧北双眸含泪,握紧掌中柔荑,嘴角扬起,声轻如羽:“月溪,我正在看你。”

    落落换上她最漂亮的裙子,萧北看到裙子上破了个洞,低垂眉,待到换了爱妻的墓碑,便带老妈和落落去买衣服。

    南生开车把他们送到欣悦酒店,再离去,给城主打电话:“战神到欣悦酒店吃

    落落挣扎着自萧北怀中滑下来,朝李玲飞奔而去:“奶奶,我们回来了!”

    江月溪微歪头,笑容如一捧盛开的百合,干净而清爽。

    南生全身紧绷,不敢动弹。

    诺大的江家,却没有一盏灯照亮萧北,他抱着落落,默默走人。

    萧北换上五年前,和江月溪领结婚证的西服,打上领带,帅的落落拍手叫好:“我爸爸最帅了!”

    饭间,萧北对李玲说道:“我岳母同意我把墓碑换掉,我等下带落落去。”

    “还是叫我北哥吧?”萧北不想吓着落落。

    “不敢,北少!”南生选了这个称呼,“夫人的墓碑已经准备好了。”

    昏黄的路灯,突然炸亮,照着三人朝前走去。

    眼一眨不眨,眨过眼后,眼前月溪消失,只有自己的影子,被灯光交叠在地上。

    在众将领眼中,魁梧威猛,凛若冰霜,铁血无情,杀人不眨眼的南生,居然走出了同手同脚的小心翼翼!

    落落点头:“嗯,我还没见过妈妈,她一定会等我们。”

    应艳芳拉着同样激动的江永望走人:“我得去告诉我的闺蜜们,让她们看看,我老公是最棒的……”

    萧北看着地上的三条影子,左手朝旁边微微伸去,握住他的小娇妻。

    风起,泪生。

    www.okma.net一场家宴在各怀鬼胎中吃完。m.okma.net

    摆手的动作,好似在赶垃圾。

    萧北眨眨眼,是的,我们回来了,再也不是‘我回来了。’

    “我和你妈妈第一次约会的酒店。”萧北抬手看表,已经过了饭点。

    看着睡在旁边的女儿,萧北把女儿抱到肚子上,轻拍她的背,直到她醒来。

    落落想告诉李玲,昨天有人欺负爸爸,想想,又没说,反正以后,她会保护爸爸。

    “行。”

    初升红日透过窗户,照在萧北脸上,数道泪痕清晰可见。

    来到长思墓园,萧北阻止南生,他亲自把墓碑自车上搬下来,再搬到爱妻墓前。

    南生开车说道:“战神……”

    应艳芳一怔,反应过来后,毫不在乎的摆手:“行行行,你明天自己去弄吧。”

    落落拉着他的大手,朝前走去。

    出了小区,萧北抱着落落,上了路边等待的车。

    若无梦醒浸溢枕畔,怎知寂夜漫漫,泪眼阑干!

    萧北身体紧绷,搂住落落往怀里带,强忍着哀伤:“妈妈一定会等我们。”

    父女俩静静的坐在墓碑前,良久,才起身:“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北北,看我看我,快看我吗。”

    萧北仰头看天,天上的红日,已被乌云遮住,就如月溪不忍他们晒伤,把太阳给藏了起来。

    声音轻如羽毛,撩过墓碑上的每一个字。

    李玲倒是惊讶应艳芳的爽快,却不知晓萧北昨天的那场仗,打的有多艰难!

    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掌,一滴泪自萧北眼中滑落,滴落在交叠影子的唇间。

    她放下手中衣服,蹒跚的小跑着,朝萧北奔来:“小北,落落!”

    他可以冲入敌军,浴血奋战。

    快到家,萧北看到昏黄的墙头灯下,母亲坐在小椅子中,佝偻着背,正眯着眼睛,缝制着手上的衣服。

    李玲抬头,戴着老花镜的她,笑的灿烂如花,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曾经记忆中,美丽大方的妈妈,此时蜷缩的如一个孩童,泪湿了萧北的眼,脚步突然不敢朝前。

    萧北拦住要出门的应艳芳:“妈,我的承诺兑现了,你的呢?”

    昏黄的路灯,拉长父女俩孤寂却又温馨的影子。

    换好墓碑后,萧北坐在地上,平视墓碑:“爱妻江月溪之墓!”

    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