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科斯姆·阿卡乔魔杖店 第(1/2)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帽子就不用买了,你已经有一橱子的帽子了。”斯普利乌斯一把拽住想要溜进去的艾丽斯,不由分说把她带走了。

    “阿卡乔大师号称是欧洲三大魔杖制造师之一,剩下两位是英国的奥利凡德大师和德国的格里戈维奇大师。他习惯于让顾客先填写他的独家调查问卷,再根据顾客的回答为他们提供一批魔杖以供选择。”斯普利乌斯替陆仁介绍了一下这位法国的制杖大师。

    不过他又压低了声音,向陆仁品评了一番他对

    他们很快来到了三条街道交汇的地方,那里有本次出行的目的地:科斯姆·阿卡乔魔杖店。当然,一路上斯普利乌斯就像是遛哈士奇的人一样,紧紧的牵着他女儿的手,唯恐一撒手艾丽斯就跑的没影了,为此他还许下了不少诺言,表示买完魔杖就一定陪她去逛街。

    走进店里,光线陡然一暗,店里的窗户外都围上了黑色的帷幔,导致室内采光一般。店内大门两侧有两个台子,上面各自摞着一摞魔杖。魔杖们被码放的整整齐齐的,堆成了一个三角锥的形状。

    陆仁他们正站在一家名为“飞帽”的店铺橱窗旁,里面真的有一顶帽子在飞,一个店员打扮的人正在拿着一个网兜试图抓住它。等他们走到正门的时候,陆仁还看到了门口摆着一个台子,上面放着一顶脏兮兮的……分院帽?

    陆仁怀疑它在暗示某家魔杖店,但陆仁没有明确的证据。

    回头一看,来时的楼梯已经消失不见了,他们正身处于人来人往的商业中心。此时正是下午,慵懒的法国巫师们刚刚结束午餐,正在咖啡馆,步行街上三三两两的结伴散步。

    挺好玩的是,法语中魔杖这个词用的是法棍的单词,所以……法国的魔杖直译过来就是魔法法棍。倒是应了那个段子:法国真正的武器是什么?法棍。很多魔法界的词,在陆仁看来都挺有趣的,它们能维持着高逼格还是得感谢中原的翻译,比如魔杖,其实应该叫魔力小棍棍,比如德拉科·马尔福,真要想恶心他,确实可以把他叫做拽哥·马粪——反正都是音译,我给你个反派角色几个不好听的字,怎么了?

    www.okma.net他们来到了蒙马特高地的一条街道上,在街道的尽头有一座青铜雕像,等陆仁他们靠近雕像的时候,雕像动了起来,它向陆仁轻轻颔首,然后轻轻旋开了底座,露出了一道楼梯。m.okma.net

    隐匿广场由三条街道组成:里歇街,吉拉尔东街和伏尔泰大道。走进广场,陆仁感觉工业革命的气息扑面而来,和对角巷是两种氛围,那里更魔法,这里更工业一点——隐匿广场周围甚至有路灯!

    与奥利凡德的小作坊不同,科斯姆·阿卡乔魔杖店店面装修的相当气派,黑色的大门上用烫金的字龙飞凤舞的写着店铺的名字:cosacajor,旁边还挂着一个招牌,上面写着:科斯姆·阿卡乔,为法国人订制最优雅的魔杖。下面还有一行小字:真正的从1614年开始制杖的店铺。那个“真正”还一直在闪烁。

    这段时间也被称之为“美好年代”,欧洲的人从全世界掠夺来财富供其享用,艺术经济在黄金和其他文明的遗产的浇灌下飞速发展,思想也百花齐放当然一战爆发后这一切就荡然无存了。而讽刺的是,一战开始后,随着欧洲的好日子在战火中化为泡影,其他半殖民地社会反而开启了“黄金年代”,何等的讽刺。

    一支羽毛笔和一张羊皮纸飘了出来,浮在了他们面前。陆仁看了一眼,上面是一个表格,里面有出生日期,体重,星座,性别等选项。

    “不知道独角兽的角断掉以后能不能再长回来……”陆仁冒出了大胆的想法,因为单看这个价位,独角兽唯一的角和几根尾巴毛一个价?恐怕这角和鹿茸一样,是可再生资源。

    看到有人路过,帽子扭动了起来,裂开了一道缝隙,大喊起来:“年轻人的第一顶巫师帽,认准‘飞帽’!始于19世纪!”

    他们走在街上,陆仁一路东张西望——就和他第一次去对角巷的表现一样,到处都是新鲜的商铺:这里有一家临街的咖啡馆,不少法国巫师正坐在露台上的椅子里,手里拿着当天的报纸,桌子上摆着一小杯咖啡——报纸加咖啡这样的经典组合,法国人能拿它们度过一整个下午,然后晚餐时间再拿报纸上看到的内容和朋友高谈阔论几个小时。是的,这群人吃个饭都能吃俩小时。咖啡馆旁边就是一家药店,里面摆满了一罐罐稀奇古怪的药材和各种颜色鲜亮的粉末,里面也卖天平之类的小玩意。陆仁在橱窗里还看到一个独角兽的角,上面写着“劲爆打折价,20加隆枚”。

    陆仁感觉霍格沃茨有必要向这家店收一点版权费。他甚至不可抑止的想到,要是弗雷德在这里,他恐怕会想办法把这个帽子和分院帽掉包一下——这一定有趣极了。

    当陆仁他们穿过楼梯的时候,他们就来到了法国的对角巷:隐匿广场。与英国的对角巷略有不同,法国的隐匿广场稍大一些。整个广场的建筑风格是19世纪末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欧洲建筑风格。

    是的,霍格沃茨同款分院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