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度化他 第(1/2)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毒药什么时候下的”平时他都教于星辰一些护身的小招数,带伤在身根本没注意她,不曾想默默无闻闹的这样大。

    “花娘来了,进去吧。我跟江野在隔壁,有什么事情叫唤一声。”花娘给她使了个眼色,手上端的茶水里放了不少药,稍微喝一杯下肚,就得睡的明天早上。等娇娇套完话后,赶紧递给他一杯,立马就安静。

    其实他没见过花魁真容,平日看在刘疆的份上,连漪春楼的门槛都不敢踏,只能去烟花巷解解闷。日子久了,觉得厌烦,人人都说漪春楼的花魁乃京城一绝,因此醉着直嚷嚷非要来这里。

    谢怀锦“度化他。”

    虽说刘家死不足惜,但能有这样两面的人吗江野仰天长啸,有时候真不知道她脑子在想什么。

    谢怀锦跟在他身后,醉醺醺的保平进入包间后立马扑倒在床上,嘴里直吆喝着要花魁,非要花魁不可

    “花娘打听到消息,敬则一案交给了京兆尹处理,你跟他认识,用不用过去招呼一下”

    她凝眸,想也没想脱口道“谁跟刘家走的近,杀谁。”

    娇娇进来后把茶水放在一侧,调整好表情半露香肩往床榻上走去。

    至于敬则,他的确是毒死的。

    既然有人开口,花娘不好再阻止说什么,叫来一个小厮引他到二楼包间去。

    什么刑部尚书什么看得起看不起的花娘听的糊涂,面露几分纠结“这位大人实在是娇娇抽不开身”

    娇娇来了以后,看到保平那挫样心情顿时不好,拉着她的手臂央求着“我不想服侍他。”

    谢怀锦眉梢一挑“怕什么咱们漪春楼,也从来没有真正服侍过一个男人啊”她往里瞧了眼,“待会你问问他,知道刘府哪些事情还有,他是不是下一个刑部尚书小心点,要是他敢真的碰你,我剁了他。”

    也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漪春楼大堂中传来一阵喧嚷,两人从包间出来探头看去,是刑部侍郎保平,他好像是第一次来啊

    朝臣欺压百姓无所作为。谢怀锦很乐意见到这样的场面,她要谢怀康慌,要他看看自己费尽心思建立起来的好感度,在一点点被摧毁。

    “那接下来,你准备再对付谁”

    www.okma.net    刘世宁稍作深思,眼中精光一现“如果说,毒并非在饮食中呢”

    这次彻查敬则死亡一事,京中扰的人心纷纷,百姓私下皆有闲言碎语。

    谢怀锦拒了“现在去他面前凑热闹,不是摆明了露出嫌疑吗”

    “你个老鸨废什么话我说了要花魁看不起我吗看不起一个即将要做刑部尚书的人了吗”

    好不容易等到敬则去了,他也终于有了机会。

    “花娘,让他进来吧。”

    摇摇晃晃的保平指着大堂中央的台柱子声音浑圆“我要花魁”

    有这句话娇娇放心了,将脸靠在谢怀锦肩上撒娇道“还是你为咱们姐妹着想。”

    “花娘,把娇娇叫来,帮我有事吩咐。还有,准备一杯药性强烈的迷魂药。”谢怀锦有了算计。

    此事已经全权交给京兆尹杜寻处理,更有皇命在前,其他人不能擅自插手。刘疆跟杜寻有过几次碰面,交情不深不浅,此前有过好几次邀约都被他拒绝了。上次在谢怀康面前说的会见,也只是在茶楼一叙。



    据调查,他也算是刘府的近臣。

    花娘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打哈哈“您是所娇娇姑娘吧真不巧,今日娇娇身子不舒服,我安排别的姑娘吧”

    “如果是李湛呢”江野起了几分兴趣,故意逗她。

    从二楼缓缓踏来的谢怀锦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他,刑部侍郎保平,去年差一点点坐上刑部尚书的位置,谁曾想被当时的新贵敬则抢走了,最后只能做个小小的侍郎。

    “把你们这儿,最最最好看的姑娘给我找出来”他喝了些酒,粗糙的面容红通通的,还喝的不少,走路都有些颠簸。

    敬则警惕心很高,府上基本安插不进去眼线,只好由她亲自出马,偷偷溜进去把卧房里的香薰跟七星绝融合在一起,绝对不会有人闻出来。

    房内保平口中还嚷嚷要花魁花魁,醉的不省人事的他宛如一摊烂泥。

    赵安被斩首示众,敬则曝尸街头,接下来又得换一种杀人的方法。

    谢怀锦撅着嘴瞪他“七星绝,你倒着数七天不就行了”明知故问。

    休养几日,江野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这段时间他没法做其他事情,以至于谢怀锦下手有点狠。

    其余二人心中一惊,如此以来,便是他接触的人有问题了。m.okma.net

    毒从西域传来,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七星绝,是一种没有味道的白色粉末,人只要沾染七日,会不分地点和时间直接毙命。

    他叫叫嚣嚣的,扰了不少客人,花娘小跑着出来迎接,闻见浑身的酒气儿不由得掩了掩,客气道“这位大人瞧着面生不知是要找哪位姑娘”